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怪骡0433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小怪骡生在山东曹县,八岁随父支边去黑龙江伊春林区,九一年受伤脑直经十公粉碎分骨折,现退休在吉林省延吉市儿家一养天年.闲来无事儿子和儿媳怕寂寞,给买电脑勾起写作兴趣,其实文化很底只是消遣时间而已,望大家多多帮助.

网易考拉推荐

侃诗篇 我的履历见闻 29  

2014-04-30 08:28:0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这段时间我用散文诗歌写写我平生的见闻,这就算我的小怪骡系列篇侃诗篇吧。我是五一年生人也算和共和国同龄人吧,见闻不一定是真实情况,因为一个人看问题总是片面的,所以大家不要信以为真,只当娱乐看看而已。更不要和政治相联系,和谐社会以乐为主,文学写东西是我的个人爱好,写好写坏不重要,自己快乐就好.

 

飞车案情刚搞定,商店突发奇怪案。

本场百货小商店,经营只有俩人员。

负责年长冯晓兰,店员未婚单凤燕。

黑风月夜出了奇,小偷夜进小商店。

更为出奇没撬门,钥匙开门真方便。

风燕裸体睡得香,裤上钥匙被割断。

商店大门被打开,场面狼藉烟蒂散。

小偷商店当酒店,连吃带拿留纪念。

“飞虎”专案刚撤走,接着又差盗商店。

怪骡又被抽调去,说是办案有经验。

派出所派三个人,所长名叫景上天。

山村青年百多人,重点略记查底案。

个个过堂审个遍,可惜没啥大进展。

人们都在画问号?重点应是单凤燕。

半夜钥匙被割走?女人裸体视不见?

监守自盗是重点,别听风燕瞎胡编。

虽燃没有重刑具,脚穿高跟贴墙站。

一天一夜不停审,风燕含泪只喊冤。

审案已到白热化,过堂三百三十三。

没有一人认盗窃,破案一点没进展。

赃物钥匙没着落,上天忙把思路变。

是否外来流窜犯,咱别靠审来破案。

思路只得大扩展,另辟新路查查看。

离场往上三十里,开发林木新场建。

没有专车骑车去,只是走走看一看。

买啥就得招呼啥,上天用心研究案。

察言观色细分析,做贼心虚漏破绽。

建筑工地施工忙,抹灰和泥砌红砖。

突然来了三警察,专往每人脸上看。

围着工地转一圈,叫来负责宫开山。

东头砌墙供灰工,立即叫来有公干。

俩个警察笔纸展,所长怪骡坐桌前。

进屋灰工站门边,鸦雀无声严肃脸。

每人让座无语言,警察手中笔旋转。

上天两眼似利剑,闹的灰工腿发颤。

不问不打不说话,这种审案真少见。

自觉能过半小时,其实不到一分半。

扑通一声跪在地,灰工认罪哭声连。

“林场商店是我偷,我先交代争取宽。

我名就叫江三宪,黑夜偷了场商店。”

谁知破案真顺利,没费力气轻抓犯。

要说奇案不简单,奇就奇在江三宪。

这叫一夜偷两家,光身姑娘睡得憨。

真是偷财不动色,一般小偷都难练。

到底怎样偷两家,偷前侦察是关键。

那时交通特不便,一天一趟客车班。

误了客车上下山,搭个便车都困难。

三宪事先做侦察,风燕家主公路边。

单位送货大板车,三宪站在车头前。

眼看到了风燕家,车楼三宪敲得欢。

师傅停车抬头问,三宪说是嗓冒烟。

风燕家里去讨水,两眼却把房门看。

铁钩挂门有门闩,难挡偷家江三宪。

要说三宪是偷家,侦察行偷定路线。

回到新场建筑点,专等晚上吃过饭。

还和同事打扑克,无事一样尽情玩。

眼看手表九点过,头沾枕头鼻声憨。

其实三宪是假睡,观察别人睡梦甜。

确定大家都入睡,拿起鞋袜和衣衫。

跨上公路才穿衣,找个上坡路有弯。

藏在路旁树丛里,忍受蚊虫和风寒。

等到进山大货车,飞身爬上藏里边。

那是修路随山走,坡高还竟急转弯。

司机驾车很费心,转弯减速爬坡慢。

车慢三宪跳下车,急忙又把山林钻。

身上带有小饼干,渴了喝水小河边。

顶着闷热蚊虫咬,林里硬躲一整天。

傍晚潜入风燕家,躲在窗户木拌边。

 

  木拌:把木材截成五十公分长短,劈成若干拌做饭烧火用叫木拌。

 

烧材拌子有空隙,能看屋里单凤燕。

脱衣衣裤放何处?商店钥匙看得见。

历历在目记心间,单等黑夜好作案。

月升高空宁静时,风燕梦中睡得甜。

看准人睡美梦中,三宪悄悄拨门闩。

开门潜进风燕间,美女白条不去看。

快刀割断钥匙绳,商店钥匙拿手间。

要说三宪不简单,面对女色不上眼。

一心只把商店盗,因色失手不划算。

要是到手就好办,顺利开门进商店。

进门还把蜡烛点,偷啥拿啥随便选。

抽匣打开竟零钱,点点不足一百元。

看着装钱保险柜,没有密码干瞪眼。

商店背包装东西,觉得太少真寒酸。

鱼肉罐头挑几箱,又娴太沉不好搬。

面对酒瓶嘴就馋,有酒有菜真齐全。

干脆在此畅饮酒,吃到肚里最保险。

鱼肉罐头全打开,嘴对酒瓶往肚灌。

自斟自饮好快活,闸板缝里光灿烂。

东西赶快装好包,猖狂背包进林间。

商店大门没顾锁,钥匙装在兜里边。

绕出林子找路段,谁知困乏难睁眼。

只得躲进密林内,原来酒多神经散。

不顾蚊虫蚁爬脸,醉梦胜过快乐仙。

醒来夕阳已落山,爬车住处吃晚饭。

三宪偷盗不一般,侦察计划很周全。

以前作案十几次,没人怀疑没破案。

这次张脚失了手,后事处理太缺欠。

可惜盗后欠处理,钥匙不该留身边。

应丢风燕大门前,风燕冤枉无法辩。

或留林场商店前,丢到青年宿舍前。

使用哪种都可以,拿给破案增加难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