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怪骡0433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小怪骡生在山东曹县,八岁随父支边去黑龙江伊春林区,九一年受伤脑直经十公粉碎分骨折,现退休在吉林省延吉市儿家一养天年.闲来无事儿子和儿媳怕寂寞,给买电脑勾起写作兴趣,其实文化很底只是消遣时间而已,望大家多多帮助.

网易考拉推荐

侃诗篇 我的履历见闻 20  

2014-02-18 09:07:4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 这段时间我用散文诗歌写写我平生的见闻,这就算我的小怪骡系列篇侃诗篇吧。我是五一年生人也算和共和国同龄人吧,见闻不一定是真实情况,因为一个人看问题总是片面的,所以大家不要信以为真,只当娱乐看看而已。更不要和政治相联系,和谐社会以乐为主,文学写东西是我的个人爱好,写好写坏不重要,自己快乐就好。

 

 

此时人脑已疯狂,阶级敌人谁都像。

人人自危怕出错,喊错口号就反党。

振臂高呼打走资,转眼就被揪台上。

说话不慎有人报,定性敌人就被绑。

身边有个大冤案,让人感到真荒唐。

街边供菜山鹿社,社员名子李种粮。

高中考入省学院,饥饿难耐离学堂。

流浪来到山鹿社,勤劳厚道受赞扬。

谁知大灾从天降,反革帽子扣头上。

要说这事话来长,听我慢慢道细详。

这里大地荒草甸,黑土肥地油汪汪。

政府号召垦荒地,种植蔬菜供市场。

街边成立山鹿社,社长名叫郝忠堂。

忠堂用心苦经营,菜社收支蹭蹭长。

文革袭来起破浪,革命都把自标榜。

勾心斗角瞎猜疑,害死人命不抵偿。

忠堂突发有奇想,种植水稻献给党。

此处高寒低温地,这种奇想真荒唐。

荒不荒唐不重要,种稻需要好地方。

选中好地在东岗,水泡就在地身旁。

浇水需要电动力,抬头一看傻眼慌。

社里过来线路杆,光有瓷瓶电线光,

是谁大胆偷盗贼,破坏生产真荒唐。

立即报告公安局,定性重案是反党。

组成突破专案组,组长名叫胡迷障。

迷障赶到山鹿社,社长紧忙烟点上。

一说线索很迷茫,进来更官张荒唐。

奸懒馋滑“荒唐张,”人送外号叫得响。

荒唐也是大学漏,不愿劳动更官当。

嫉妒同社郝忠堂,就在用盗窃做文章。

“我对此案有线索,你们破案可帮忙。”

迷障一听叫声好,赶快拿笔言录上。

“大年三十我班上,除夕夜间没月亮。

过来拉车两人忙,草捆盖在拉车上。

我想大概被不住,草下就能电线装。”

“你看拉车人是谁?”“可能就是郝忠堂。

后面推车武花枪。”这种证言真荒唐。

大概可能被不住,其实就是胡栽赃。

此时人脑已疯狂,阶级敌人谁都像。

人人自卫怕出错,喊错口号就反党。

振臂高呼打走资,转眼就被揪台上。

说话不慎有人报,按倒抄家就被绑。

忠堂反对毛主席,破坏农业种稻粮。

立即抓捕郝忠堂,还有同案武花枪。

文化革命还了得,阶级斗争最强项。

听见风声就是雨,手铐脚镣给扣上。

两个无辜菜农民,自己罪名真迷茫。

打入死牢定重犯,两人大喊“我冤枉。”

冤不冤枉先别管,大刑伺候没商量。

忠堂真是刚硬汉,酷刑连连不认账。

可惜花枪没骨气,皮鞭下去尿裤裆。

问啥认啥胡乱讲,这下苦了郝忠堂。

皮鞭下去血模糊,铁烙下去滋滋响。

刑具用了一箩筐,累的迷障摇头晃。

突审一天一整夜,忠堂昏死嘴不张。

能说就是一句话,捉贼我可没有赃。

连累带饿三警察,只得暂罢再思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无计可思下饭店,借酒消愁为破案。

几杯小酒下了肚,三人晃悠腿飚翻。

审案不利醉酒快,恨得咬牙翻瞪眼。

忠堂这人太顽固,突破花枪找破绽。

晃晃悠悠进监狱,提出花枪枪拍案。

谁知花枪翻了供,我从没偷高压线。

迷障一听眼瞪圆,手枪顶火顶脑间。

“我的亲娘祖奶奶,翻供下次再不敢。”

“偷得电线藏哪里?”问的花枪直瞪眼。

“我偷电线在哪里?我真没偷实在冤。”

砰的一声枪声响,子弹穿破天花板。

花枪一头跌倒地,屎尿拉尿裤里面。

凉水泼满花枪脸,花枪醒来浑身颤。

“我不认偷就挨打,何不来个瞎胡编?”

“我们偷了高压线,卖给废品收购站。”

迷障赶到收购站,站长没收高压线。

为了真实大搜查,一米电线也不见。

回家又审武花枪,卖给市里古互转。

市里跑遍无此人,又说省里张翰三。

省里没有说省外,外省没有说江南。

迷障三人好风光,跑遍全国还不见。

最后迷障明白了,他俩没偷高压线。

回头认真一斟酌,走访群众细侦探。

原来偷线是大众,你掐一段拧锅镰。

有人拧做装菜筐,他掐拧成童摇篮。

还有拧成养鸡笼,抓鱼拧成鱼篓编。

虽然每人量不大,人多分散成吨线。

法不责众没法断,没有证人糊涂案。

三人明知是冤案,谁能自己打自脸?

递上报告说自错?以后咋混公安饭?

三人翻开审讯录,没有发票定偷案。

自行车和手电筒,针头线脑啥都算。

房屋所用木材料,推车拉车和大铲。

列出明细和价格,总算凑够五百元。

提出罪犯郝忠堂,密审马上给结案。

“你的证词有物证,本应判你三年半。

现在拘押是三年,提前释放党温暖。

不许上告瞎胡闹,如有立即就搜监。”

忠堂本是厚道人:“不告不找到永远。”

文革哪有道理讲?多少冤魂在呼喊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