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怪骡0433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小怪骡生在山东曹县,八岁随父支边去黑龙江伊春林区,九一年受伤脑直经十公粉碎分骨折,现退休在吉林省延吉市儿家一养天年.闲来无事儿子和儿媳怕寂寞,给买电脑勾起写作兴趣,其实文化很底只是消遣时间而已,望大家多多帮助.

网易考拉推荐

香娘门找夫君彩礼开价一万元  

2013-03-17 18:50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香娘们年方五十有六,虽然是白净个脸庞却是满脸皱纹,为了消除这该死的核桃纹,香娘们可没少在老脸上下工夫,你看她那胸襟上飘挂的白白一层粉沫就知道这粉是没少抹。要说香娘们年青的时候那可是美人一个,就凭着本身美貌在乡里那也是个活跃在文艺圈里的重要人物,就是唱二人转那也是乡里的名角。香娘们命运不佳刚满十七岁母亲得病欠下一百元的外债,要说搁现在那不算啥,在六十年代初却成了父母的心病,只有把香娘们嫁人才能换这一百元钱,就是嫁人也不是在当地,因在这里你也找不到有一百元存款的人家。有个亲戚在大山里住回家时说过山里林区不错,那里跑腿子多还有钱,主意一定马上给在狗枣塘林场的亲戚写了一封信,说明嫁女换钱的愿望。山里的亲戚李快语那可真是个办事的人,不到半月信就回来了还有一百元钱的汇款单,高兴的两口子热泪盈眶。

香娘们虽然还不到十八岁,可出息落落大方一付美丽动人,一说嫁人当然也是春心所动,兴奋的几个夜晚都睡不着觉,拿上随身衣服带着满心的欢喜,香娘们就来到了黑瞎子岭林业局。一下火车满目泥泞道路,矮小不成形的草房心一下就凉半截,满心的欢喜早已无影无踪。找到太阳升旅店住下给亲戚李快语打电话,打电话在那时这个难哪,你说电话咋这么难打,原来这往林场挂电话得需要俩个转换台,你好不容易摇通电话局,话务员一句占线你只得放下电话,不是这个转换台占线就是那个转换台占线,旅店主任足足摇了一天才把电话挂通,李快语告诉香娘们先在旅店住一宿明天就去接。

黄土求刀条小脸还点缀密密麻麻的黑雀斑,两只小眼睛整天只睁开一条小缝,他的最大优点那就是刮十二级台风,一粒沙子都揌不进眼睛里。可别看黄土球其貌不扬,过日子可是把好手,烟不动酒不沾手头有三百元的存款,在狗枣塘林场那也是有钱的人。父母死的早独身一人加上长相困难,二十五岁了还没说上媳妇。李快语接到香娘们爹的来信,观遍全狗枣塘林场都不太合适,适龄的都有媳妇,唯独就是黄土球这个单身还凑合,其它都是老爷们跑腿子都在三十岁以上,就他了黄土球。李快语找到黄土球一说,把个黄土球乐的直蹦高,当即跑到小卖店买了一盒迎春香烟送给李快语,随即从小木箱子里翻出钱来,除了一百元钱连邮资和信封信纸钱都分文不少。这不李快语接着香娘们的电话就赶快跑到黄土球家,让黄土球前去接新媳妇香娘们,黄土球一听傻了眼,怎么讲:你说这黄土球生死不怕就是胆小。抓住李快语的手直打哆嗦说:“大姑我怕。”李快语说:“没出息一个大老爷们你怕啥?”黄土球说:“你看我这模样到时姑娘一见相不中那可咋办?”李快语一想可也是,到时候姑娘不干可咋办?李快语眉头一皱一咬牙说:“干脆来个生米做成熟饭。”黄黄土球说:“怎样才能做成熟饭?”李快语说:“就是你先跟她睡觉和房。”黄土球说:“那她能干吗?”李快语说:“她不干那咱就来硬的。”黄土球说:“我怕。”李快语说:“我多带几个人去给你助威。”就这样李快语和黄土球带了六个大老爷们一同来到太阳升旅店。那时是流送的方式运木材,山上山下没有公路,所以李快语来到东发红旅店已是晚间。见面李快语把黄土球跟香娘们做了介绍,香娘们一看就呕鼻子了,赶忙把李快语拉到门外说:“长的这么难看我不干。”李快语挤眉弄眼说:“你看这几个相中那个咱换换也可以。”香娘们说:“怎么都这么老啊?”李快语说:“跟你说吧除了这位都是四十出头了,你要是相中别人也可以,可人家的老婆同不同意还两说着呢。”香娘们说:“我就是不同意,我明天就回家去。”李快语说:“我的傻姑娘哎等明天再说吧。”说完话进旅店先找店老板给开三个房间,然后叫黄土球和六个大老爷们到外面背人处说:“你们都给我听好了,今晚上必需让黄土球和这小姑娘圆房,一个农村姑娘你们必须给我镇住,我已经按排好了,咱们定三个房间让他们俩住中间,实在不行你们几个大老爷们就镇虎镇虎她。”黄土球说:“那能行吗?”李快语说:“怎么不行?亏你还是个老爷们,你想不想说媳妇吧,要是想要你就得听我的,不听咱就打马回家。”黄土球说:“也罢我就豁出去了。”

那时的旅店房间也非常简单,就一个大筒子正房挨北墙一溜走廊,南面每三米用木板钉一间客房,客房的板墙不到两米高,再往上是通空到房顶的。到了晚上这六个大老爷们就象闹洞房似的,把黄土球塞进香娘们的房间,黄土球就势来个亲密的接触,反身就把香娘们压在身下,伸手就解香娘们的裤腰带,好不容易解开扒下一条裤子,两人都累的直喘粗气,黄土球一看傻了眼,你说怎么着?原来这香娘们早有准备,其实她早就看出李快语不怀好意,趁李快语在外面布置的时候,香娘们就穿上三层裤子,在腰上扎了三个绳腰带。黄土球一看心里凉了半截,大喊:“哎呀她还系条裤腰带呢。”六个大老爷们立刻爬上木板墙头上,从两面墙头往下看着大喊:“再扒裤子扒光喽。”黄土球就开始再扒,好不容易扒下第二条裤子,一看没成想还有第三条裤子,黄土球简直就想放弃了,在大家的一再鼓动下黄土球又扒了第三层裤子,在大家的恐吓声中,在众目睽睽的监视下,香娘们免强和黄土球做了爱,咳事都办了还说能啥呀?凑合着过吧。也是香娘们有福黄土球找这么漂亮的媳妇,那可真是当成家宝,除了吃饭大小便以外一切活计都由黄土球来干,大中午人家都忙于做中午饭可香娘们却抱着孩子耐心等待,黄土球做饭就吃不做就干挺着饿着。

可香娘们还是命苦,接连生了仨儿子小日子过的挺好,黄土球命短刚进五十就病故了,你说香娘们虽然嫁个老公没长象,可从来就没让香娘们干过啥,除了看孩子连一顿饭都没做过。黄土球一死香娘们可傻了眼,这平时一切家里外头的活计从来没伸过手,这还不重要重要的是仨儿子都没成家,这儿子说媳妇那可得有钱才行,几个上门姑娘都因没钱都泡了汤,给个香娘们愁的头发见白,无耐之下做出一个惊人的决策,那就是卖己给儿说媳妇。

这时的香娘们已经搬到山下的林业局居住,香娘们要找夫的消息很快传遍山城,当然附加条件的彩礼开价是一万元,开始还有不少人前来谈看,就这个彩礼钱看来是个难题,你说都是老半许娘要这么高的彩礼能有人拿吗?为了能得到这高昂的彩礼,香娘们不惜老来风搔,搽胭莫粉身着大红旗袍,高跟皮鞋红红指甲往来于大型舞会舞场。也不知香娘们能啥时找到有钱的傻郎君?光靠找夫君给儿子说媳妇也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2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