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怪骡0433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小怪骡生在山东曹县,八岁随父支边去黑龙江伊春林区,九一年受伤脑直经十公粉碎分骨折,现退休在吉林省延吉市儿家一养天年.闲来无事儿子和儿媳怕寂寞,给买电脑勾起写作兴趣,其实文化很底只是消遣时间而已,望大家多多帮助.

网易考拉推荐

努尔哈赤拉屎康熙给擦屁股  

2009-09-18 08:09:1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学写电视剧

 

     二

 

  40:画外音:光阴似箭,日转星移,不觉已到康熙年间。这康熙一改中国皇帝的老套路,不在皇宫深宅,经常微服私访,为的是亲自体察民情,不听那些假回报。

  这天风和日丽,皇宫早朝罢。

  三德子:“退朝。”

  康熙摆摆手:“三德过来。”

  三德子忙靠近康熙:“万岁爷有何吩咐?”

  康熙:“你看今天天气晴好。咱们何不出去游逛?”

  三德子:“好我这就去准备一下,你看还要谁去?我去通知。”

  康熙:“法印是少不了的,再叫上纪亲家。”

  三德子:“遵旨。”

  41:大运河两岸垂柳飘飘,两岸土地庄家一片片,农民正在劳作。康熙一观农民辛勤劳做场面尤为高兴。高声问船家:“这是何地界?”

  船家:“这里是梁山地界。”

  康熙:“可是梁山一百单八将的梁山?”

  船家:“正是。”

  康熙:“怎么不见梁山?”

  船家:“官爷,你往东面看。”

  42:小船顺运河往南行,运河东边一望无际的荒地,有的地方是水潭芦苇丛生,远处的山并不高也很荒凉。

  康熙:“这面怎么这么荒凉?”

  船家:“黄河水年年泛滥,水来这里一片汪洋,水退去就这样。”

  康熙:“你可知地干县?”

  船家:“知道,往南离这里二三百里。”

  康熙:“我听说当今祖皇上在地干县兴修水库,那里人民年年丰收。”

  船家:“老辈人倒是说过修水库的事,只言片语,不甚清楚。”

  三德子:“你常来回跑,皇恩浩荡,出资修水库这么大的事你不知道?”

  船家:“小的还真听着几句。”

  康熙:“说来听听。”

  船家:“听上辈人讲,老皇上是下圣旨兴修水库,没听说有皇上给钱,倒是听说商家捐钱,库民摊钱摊工。”

  三德子:“你胡说,明明是太祖皇上给拿的钱,怎么你说让大家摊钱?”

  船家:“我没胡说,大家拿钱是真的,皇上给拿钱?笑话。”

  三德子发怒。。。。。。。。被康熙制止。

  康熙:“到地赣县我们去水库看看,请你给指个路好嘛?”

  船家:“好的。”

  43:运河岸边,沙土地里庄稼细小,干蔫。风起沙土飞扬。

  船家:“客官你上运河岸,往西南走。”

  康熙:“这也没公路官道?”

  船家:“谁修过路啊?就是修上大风一吹,路又成沙丘了。”

  康熙一行上运河岸,一片荒凉,耕田隐隐约约有点龙阔,小苗在沙土丘里稀稀落落。

  44:运河岸边:一个破烂的草房,门窗空旷,门前有一个土垒锅灶,一妇女坐在冒着蒸汽的大锅在风沙中择菜。一老汉往锅底里添柴草,黑烟从灶门而出,被风沙吹得滚滚而去。灶旁边放着桌凳,小破方桌高不到30公分,桌旁还放着20公分破木凳。

  三德:“请问这里附近有酒店吗?”

  女店家:“怎么你们没长眼睛?”

  三德子:“怎么说话呢?没长眼睛这俩{指指自己的眼睛}是黑窟窿?”

  康熙:“我说老妈妈,我们是饿了,请你给指个路,哪里有饭店?”

  女店家:“怎么?我这里明明就是饭店,骑驴找毛驴说你们瞎还屈了你们?”

  四个人面面相视,都摇头大笑。

  康熙:“也罢,反正咱肚子饿,{康熙四周观看}这近处还真没人家,哪里找饭店,就将就着吃吧。”

  其他三人:“只能这样了。”四个人坐下。

  康熙:“我说店家你们这饭店都有啥?拿来菜谱我们好点菜。”

  女店家:“菜谱?啥菜谱?我看你们是摆谱。”

  三德子:“怎么说话呢?没有菜谱我们怎么点菜?”

  女店家:“你当你们是皇上?就是皇上你摆谱在京城行,在这能吃得起我这锅里的饭菜有几个?大锅汤菜你能吃得起就不错了。”

  康熙忙说:“得得,你就说你这里有啥吃的吧?给我们端上来。”

  女店家:“我这里就有羊肉汤泡馍,你们要几碗?”

  康熙:“我们四位就来三碗吧。”

  女店家站起来,从屋里拿拿三只碗,用黄汤水一涮,在锅台一溜摆开,先往每碗里掰一个黑白两参的馒头,捞出羊肠杂碎,在一块黑乎乎的菜板上啪啪一阵刀剁,每个碗里放点,在开着锅里浇点汤就端上来。

  法印:“阿弥陀佛。”

  康熙:“店家你看我们这里有佛家子弟,有没有素菜素食?”

  女店家:“素菜是没有,素食那就得吃馒头了。”

  法印:“出门在外,吃饱就行。”

  女店家拿出几个咸胡萝卜和一碗开水

  法印:“谢谢老板娘。”

  康熙:“三德子,纪老兄味道如何?添饱肚子没有?”

  纪晓岚:“三爷你还别说,这怎么还真好吃,说实在的我觉得没吃饱,还想来一碗。”

  三德子:“三爷我也想再来一碗。”

  康熙:“店家再来三碗。”

  你店家:“好了,说着又盛三碗。”

  吃着纪晓岚:“店家,这里离县城有多远?怎么走?”

  女店家:“你看见没有?{说着往西指指。}往西一直走,这就是通往县城的路,不远不到八十里。”

  吃过饭,三德子:“店家多少钱?”

  女店家:“纹银三两。”

  三德子给钱:“行了不用找了。”

  女店家:“十多年没遇到一个像你们这样敞亮,多谢多谢。”

  45:四人吃过饭起身往西走,风沙扑面步幅艰难

  一个沙丘过后远处出现一个村庄,太阳西落

  康熙:“看见没有,前面有个村庄,只能在此庄过夜。”

  破落村庄,残墙倒屋,很多房院没有人烟

  村中一个所谓大户人家冒着烟火,虽然残墙院落{院墙是黄土和草堆砌的墙}雨水冲刷的高低不齐。两扇破门紧闭,纪晓岚上前敲门。一老者开门{土布衣裳花白胡须}一脸问号。纪晓岚连忙上前施礼:“老人家有劳了,我们是京城来的客商,急着赶路错过住宿,能不能行个方便?”

  老者:“经商之人常出门在外,有谁能背锅带房的?但住无妨,只是我家穷乡僻壤,难让你们满意。”

  纪晓岚:“过路之人有个避风挡雨之处足以,何求住宿条件?”

  老者推开大门:“委屈你们了,请吧”

  46:虽然破旧大院可清洁干净,对着大门一座迎门墙,土矮墙内,东西两栋厢房,正面一栋正房。

  47:正房两扇木门,靠北墙一个长茶几,两边两把枣木椅子。把康熙让到左边客座,纪晓岚,三德子,法印,见两边都是低矮小登只好站立一旁。

  落座后老者把儿子喊来对康熙说:“这是犬子王冠。又对儿子说:这是京城客商”

  纪晓岚对老者的儿子说:“这是我们黄三爷。“

  王冠很有礼貌:“小的见过黄三爷“

  纪晓岚自我介绍:“我姓纪。又指指法印,法印长老,三德子。”

  王冠:“见过三位。”对老者说:“爹爹,我去准备饭菜,你陪客人聊天。”

  老者:“去吧,先端些茶水来。”王冠出去。

  康熙:“借问你老尊姓大名?”

  老者:“在下姓王,名一成。”

  康熙:“你老贵庚?”

  老者:“老汉今年七十有九。”

  康熙:“高寿,祝福你。”

  王一成:“多谢多谢”

  康熙:“这是什么村庄?”

  王一成:“我们村庄叫十五里井村。”

  康熙:“怎么叫这个名字?”

  王一成:“顾名思义,就是这里打多深的井都没水,得上十五里外的地方去挑水,所以就叫十五井里村。”

  康熙:“我听说当年开国老皇上给拨款修水库可是此地?”

  王一成:“正是。看你说的,皇上拨款?给我们拨款?可能吗?他不把我们的血汗榨干就烧高香了。”

  三德子只等眼睛:“真是刁民,老皇上给你们拨款万两黄金,你们不感谢反而说炸老百姓钱?”

  康熙忙制止:“先别胡说。”

  耐心问王一成:“怎么我听说老皇上为你们这里风调雨顺,年年有个好收成,特派嘎理鼠大人带黄金一万两来修建水库,难道这是是假的?”

  王一成:“当年我只有八岁,可我记得非常清楚,说是老皇上下的圣旨:我每家每户家按人头每人拿出修水库银两50两,派三个人三月无新工时。还要把拆除的木料家用的烧火柴院里的树木统统交公,支援兴修水利,谁敢违抗立斩不饶。这是我亲眼所见。”

  康熙刚想问话,王一成家人儿子端上饭菜,这里习惯都是自己端碗自己蹲着吃,王老汉到一边蹲着,纪晓岚坐下吃,三德子,法印只得站在条几前吃,大家都吃的狼吞虎咽。{画外音:可康熙怎么也咽不下去,他在想老皇上那一万两黄金到哪里去了?一定是装进贪官的腰包。于是他决定不走了,一定要查一查,狠狠打击贪官,还老皇上爱民心的本来面目,康熙决定先从乡官开始往上查。}

  48:清朝乡镇,破落草房稀稀拉拉。乡俯衙:高低不平坑洼路旁,孤聊的一个破草房,窗户是空旷的,两扇门难以关严。

  49:屋内一个三条腿的桌子,一把破椅子,一个破立柜。一个乡长,一个师爷。

  康熙四人走进去,两个人竟头不抬,眼不睁,话没有。

  三德子:“你们俩是哑巴?进来人都没个动静?”

  一个人站起来:“你们谁呀?给我出去,知道不?这是乡政府机关,闲杂人员不得擅入。”

  康熙摆摆手:“认识这个不?”随手把自己身上的宝剑拿下来,递给站起的人看:“你看看这上面刻的是什么?”

  站着这个人:“我有秘书,让他看。”说着指指另一位。

  另一位身穿长袍大褂,戴一副老花镜。把宝剑拿过来,从尖看到柄惊讶叫起来:“哎吆俺的娘哎,这不是皇上的宝剑吗?”顿时两个人浑身哆嗦跪倒在地高喊:“吾皇万岁万万岁”

  康熙:“错了,错了。我只是皇上派的钦差,起来我有话要问你们,如实禀报,若有隐瞒看见没有,这有皇上宝剑,有先斩后奏特权。”

  两个人站在一旁。

  康熙:“先报上名来。”

  刚才还还是乡政府机关官爷趾高气扬,现在哆哆嗦嗦:“我是乡衙,名叫阍囵枣。”

  另一位:“我叫毕样说,是乡师爷。”

  康熙:“我来查看一下当年老皇上给你们兴修水库的事,仔细如实回报不得编造。”

  阍囵枣:“一定。”

  毕样说:“一定。”

  康熙:“当年太上皇拨给你们多少银两?”

  阍囵枣:“对不起老爷,当年我们俩还没出生,据我们上届领导班子讲,距离兴修水库的时间以来,光领导班子就换了十五届,当时的事情我们不知道。”

  毕样说:“我闲时到看过有些票据清单,我感觉没用就烧掉了。我想想,想起来了,根本没有上面拨款,都是上届捐款,村民派工派款,至于老皇上给钱修水库,从没听说过。”

  康熙:“这事到县里能查到吗?”

  毕样说:“好像这是无头案,你想啊,县官想走马灯式的更换,又没有规定保留上级文件的规定,谁能说清楚啊?”

  50:在乡里小酒馆里。古式简陋,桌上放着酒菜,四人便喝酒边议论。

  康熙:“怎么才能查清楚?”

  纪晓岚:“查清到是能查清,可是就是查清又有何用?”

  康熙:“查清有何用?我查到是谁贪了,我杀了他。”

  纪晓岚:“时隔快八十年了,八十年前那些贪官怎么最小的也在十二岁以上,活着都超百岁,再说没有二十岁就当官员的吧?这些人骨头渣都烂了,你杀白骨?”

  康熙:“是啊,人已死,法律难追。怎么会这样?”

  纪晓岚:“三爷,我看这事你就不了了之吧。”

  三德子法印也说:“三爷,身体要紧,别气坏身子。”

  康熙:“也罢,没了兴致,打马回朝。”

  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