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怪骡0433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小怪骡生在山东曹县,八岁随父支边去黑龙江伊春林区,九一年受伤脑直经十公粉碎分骨折,现退休在吉林省延吉市儿家一养天年.闲来无事儿子和儿媳怕寂寞,给买电脑勾起写作兴趣,其实文化很底只是消遣时间而已,望大家多多帮助.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小怪骡6  

2006-10-09 19:34:5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二十年沉案嫁汉一朝解 28
你说这四不象林场还真有事说,好不好听你看完再说.话说把历史翻到一九六七年秋天,四不象林场小学正忙着秋收,一群小学生把起获的土豆都装好麻袋,等待着林场的马车来拉运.空闲之余高班学生苟丕人送外号,狗屁.拿起三齿子在地里刨起来,山里人叫溜土豆.你说大家干活就毛草,再说都是学生,这地里丢失的土豆就多些,一乍眼工夫就溜了一小筐.这事被校工宣队的老师任思利发现,一把夺过非得没收不可.就此两人发生口角撕打起来,这苟丕虽然是小孩可丈着机灵,在加上四五十学生跟随起哄,把个任思利弄得满身是泥,狼狈不堪根本没占上便宜.反正苟丕也没吃多大的亏,要搁正常人也就此算了,下班后任思利到林场革委员会,找到主任李滑翔反应;对这种资产阶级树苗非得拔掉不可,强烈要求场革委员会招开批判大会.李滑翔主任也表示对这种自私自利的苗头,一定要招开全场大会,进行彻底的批判.
任思利年方二十四岁,已有两个孩子,老婆肚里还有五个月的身孕.任思利为人处事非常认死理,犟起来八头老牛都拉不回来.回到家里跟老婆说: “赶快做饭我晚上去开批斗会.’’老婆说: “又批斗谁啊?’’任思利就把在土豆地里发生的事说了一遍.老婆一听说: “狗屁这小子私心这么重还真的好好批判才行.’’一家人吃过饭静候着开会的通知.
事有凑巧刘滑翔刚听完任思利的汇报,山下老婆来电话;老丈儿突发病身亡,正好还有最后一个运材车了,急得刘滑翔一面让人去大道上堵车,一面收拾东西.刚背上挎包运材车就停在路口了,刘滑翔急忙上车就回家去了.开批斗苟丕的事早忘在脑后了.
任思利吃完饭,就等待林场的高音啦吧开批斗会的通知,可左等没有,右等还是没动静.急的像热锅蚂蚁,换上新衣服喝口闷酒,眼看到十点多了,说非要到车间找刘主任问问不可.到了车间敲打刘主任的房门,打更的老头没好气的说: “敲敲敲,敲什么敲,死人了还是着火了?’’任思利问: “刘主任呢?’’更夫说: “主任干啥还得跟你说,玩女人去了你管的着吗?’’任思利一听这个窝火,出了车间办公室就没目标的瞎走起来,不知是什么鬼使神差,竟到了生产队的小房里,也不知搁那弄来一根小绳子,第二天人们发现任思利竟吊死在小房的梁柁上.
人已死这事就大了,在家的付主任顾大局,马上组织在家的领导开会做出决定:一苟丕是点型的小资产阶级分子.二对苟丕立即使行无产阶级专政.三在林场车间隔离反省.四在全场职工抱括家属学生中开批判大会,彻底批判苟丕的资产阶级罪行.可悲啊小小年令的苟丕,就经受这精神创伤的折磨.
任思利之死到底是谁之过,难道小小的一筐土豆就是一条人命吗?丢在地里的土豆没有人去溜,烂在地里会给社会主义能做多大贡献.咳人哪脑子进虫子了,疯了疯了.
事已到此还不算完,任思利的媳妇门地米,才二十三岁带俩孩子,肚里还有一个.听到丈夫死后就哭的死去活来,坚持不让出殡.提出三个要求:一是得把任思利定为公伤.二是门地米必须接班顶班上岗.三林场必须给开追悼会.
付主任顾大局马上带着门地米的要求,下山去找刘滑翔.刘滑翔刚刚处理完老丈人的丧事,两个人一商量,这可不是小事,孩哭抱他娘找局革委会.局革委会主任一句去劳动组.[那时林业局下设的科部一率都叫组.劳动组就是劳动科.]两人又跑到劳动组,劳动组的组长带领着两职员,翻出所有的文件,挨张琢条的查看竟没有一个规定能定公伤.最后局革委会主任说: “当前阶级斗争这么严重,一定按各级革委会文件规定办.’’就这样刘,顾二位主任马不停蹄的赶回四不像林场.回到场里立刻招开党总支委员会,场革命委员会会议,马上通过一份:[关于任思利不能定为公伤的决定].全文如下:
关于任思利不能定为公伤的决定
任思利.性别,男.年龄,二十四岁.本人出身,学生.家庭出身,贫农.原籍,黑吉辽省东北县大小点公社无影大队六小队.现住,北国省虎头崖市黑熊岭林业局四不像林场中洼村.
责任人:苟丕.性别,男.年龄,十四岁.本人出身,学生.家庭出身,贫农.原籍,东辽省北吉县高底公社罕见小队.现住,北国省虎头崖市黑熊岭林业局四不像林场中洼村.
事情概况:四不像林场小学为了勤工俭学,在校外收获自产自给土豆,装完麻袋小学生苟丕溜土豆,校工宣队队员任思利上前制止,两人发生争斗各有所伤.任思利向场领导反映,场领导已向任思利表明对苟丕的处理义见,但是由于特殊情况没能及时兑现,导致任思利一时想不开,在夜间自绎身亡.
家属要求:1,给任思利定公伤.2任思利的爱人门地米接班上岗3.林场给任思利开追悼会.
林场党总支,革命委员会对此进行广泛的调查研究,并专门到上级劳动部门查看上级文件,琢条审对.没有一点靠谱的迹象,对此两领导班子认定:1.苟丕溜土豆是在装完土豆后,拉在地里的土豆已被抛弃,不能认定是公家的财物.2.任思利的死亡时间是夜间,不在上班时间定不上公伤.3.不属公伤就不能接班.4.答应死者生前对苟丕的处理意见仍有效.
此文共七份:报区党办,革委办,劳动组,各一份.送门地米一份.场党总支一份.场革委会一份.存档一份.
不管怎么说,在打到小资产阶级分子的口号中,苟丕被压上批判台,两个黑脸大汉把小苟丕背起胳膊,摁着头底头认罪,显得那么不协调.为了按维冤死的亡灵,批判会开的有声有色,打倒小资产阶级分子的口号响彻正个会场,可悲啊这小小的年记承受这无聊的煎熬.
多少人上来劝解,这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便吧,在大家的主持下发送了任思利,门地米过起了正常日子.没个男人又一个小生命降临,日子过的这个艰难可以说不言而遇了.转眼孩子满月门地米蒙生了上告的念头,非得给丈夫讨个说法不可.从此门地米就开始了她的上访路,这一访就是二十年哪,区里拿出林场的报告,不肯翻案.市里转回区维持原判,省转回来一样,中央转回来还是一样.二十年哪,就这样二十多岁的小媳妇变成了老半婆子,认死理的门地米还在走她的上访路.要不说人倒霉喝凉水噻牙,人走运天掉陷饼,你看门地米老来走桃花运.一天她到市里找领导,在大门外碰见一远房亲戚,谈起到现在还没再嫁,远亲说有个比较和适的人选,是刚退二线的市领导,可以回去考虑考虑.门地米回到家左思右想,孩子该娶媳妇自己分文皆无,为了这个死鬼半辈子过去了,也罢找个主让他给分担点吧.经过这位亲戚的介绍还真成了,都年过半百见过几次面就定下来了,很快就结婚了.新婚之夜门地米向丈夫哭诉二十年艰难上访路.老伴一听大怒,竟有这事爱妻不要悲伤,待老夫给你做主.第二天老伴一个电话,市府就派来一辆小车,老两口直奔黑瞎岭林业局.找到现任局长的郑脑精,老伴手拿用子弹壳做的拐杖,敲打着郑脑精的办公桌: “这么大的冤案你们给压这么多年,你这局长还想不想当了.’’郑局长连说: “都是我们的错,马上办马上办.您老消消火,晌午我请您吃河鱼.’’门地米的老伴笑了说: “就你郑崽子会哄人,我不吃饭了回去等信,一个礼拜要是办不成你就下岗吧.’’说完扬长而去.
送走市的老领导,郑脑精立刻给局信访科打电话: 责令科长携带四不像林场,门地米的上访材料马上到局长办公室.郑脑精草草的看了一下材料,跟信访科长说: “今天市领导来了,让把任思利的案子当冤假错案处理,三天把材料报上来,我们好给市里答复.’’信访科长说: “时间这么紧怕办不完’’郑局长说: “这事还需要我教你吗?’’信访局长一听就明白了,马上回去着手办理.
几天后一份:[关于门地米就她丈夫任思利公伤请求的调查报告]放在局办公会上,并且很快得到通过.全文如下:
关于门地米就丈夫任思利公伤请求的调查报告
门地米:性别,女.民族,汉.年令,四十八岁.家庭出身,贫农.原籍,黑山省混杂县八里沟公社小洼子大队.现住,虎头崖市高干区二百五十栋一一九号.
任思利:性别,男.民族,汉.死亡年令,二十四岁.本人出身,学生.家庭出身,贫农.原籍,黑吉辽省东北县大小公社无影大队六小队.生前住,北国省虎头崖市黑熊岭林业局四不像林场中洼村.
经查:门地米的丈夫任思利,系四不像林场小学的工宣队的队员,在秋收土豆时制止溜土豆,实为国家利益.见于时间久远和市领导的指示,特做如下处理意见,请领导定夺:1.可比照公伤处理.2.补住公伤金二万元.3.门地米由上访花费的车马费,一律实报实销.3.给门地米的子女一个招工名额.
门地米拿着小小的一张纸,热泪盈眶嚎啕大哭起来,这正是有理没理不好说,有个老伴就好说.
贫穷就意味着落后 29
受伤后一个疗养的机会,小怪骡在关里老家住了三个月,这不住不知道民风还如此糟糕,简直文盲加法盲.
天刚亮一个女高音的蛮骂声将小怪骡惊醒,急忙穿好衣服跑出去看个究竟,却原来是一棵小树的皮被剥光.一妇女正在树旁破口大骂,原来这棵树的地是分给她家的.在这里农村人们的住小院都是土坯拍的土墙,院里根本不种蔬菜全都栽树.院外包括村里的每个角落,都划分到户人人都载上树,主要是卖钱和自己盖房用.这树扒一圈皮还能活吗,难怪一大早这妇女就骂的满嘴吐沫腥.咳农村就是农村不从自身上找原因,骂上三天三夜又能解决什么问题呢.一拨没平一拨又起,一群大约有四五十人,前头一辆两轮摩托车开道,一虎背熊腰光着膀子大汉驾驶,后坐上坐着也是黑壮汉子,手掐一八楞铁棍忿怒地扫视四周.摩托车以底档位底油门慢慢行使,身后一满脸横肉的中年妇女,手拿一困麻绳骂得吐沫星横飞.身边还有两个穷神恶刹般的母夜叉,手握扁担和五齿筢耀武扬威地保驾护航.随后是三辆柴油农用三轮车,车上各站三条壮汉都拿一杆扎枪.再后边就是一大群男男女女,也都拿农具做武器,看这架试非打死几个不肯罢休.小怪骡紧紧跟随看个究竟,只见这伙人冲进一家四面紧紧围住.一阵打砸本来就穷的小家一片狼迹,锅碗瓢盆一切家什都砸个粉碎,就剩下一具尸体散发这难闻的气味,而那具死尸已经腐烂的滴着血水.打砸以后这群人还不肯罢休,又是摩托车开道从村北头骂到村南头,从村西头骂到村东头这才愤愤离去.
对此小怪骡进行了了解,原来这村里有一对年青夫妇,男的叫革平常膝下有三个儿女生活免强维持.因和老婆辛晓办了几句嘴,没想到辛晓竟服了毒鼠强,象这种情况男人又没动手打老婆,根本不存在着人身伤害,最大限度只能受到良心谴责,也就是说娘家要求发丧时,隆重阔气浪费点也就罢了,可在这里却出现这种情况真叫人百思不得其解.带着这谜团小怪骡走访了几个村庄,终于有了答案.现把谈话的记录录下;
邻里发生矛盾打起架来就没人管吗?
没有.
村里没有治保主任?
有摆设.
没有管片民警吗?
有一年不见影.
那咋不去法院解决?
你说是打官司,那可打不起.
需要花钱吗?
需要还没数.
怎么讲?
法官只是说需要赞助办公费.
国家不给办公费吗?
咱们那知道,结果谁给的钱多谁就有理.
原来在这里还是谁胳膊粗力气大谁就有理,这里计划生育根本行不通,要不说山高林大什么鸟都有,隔着两三千里的世界就是不一样.在城市就计划生育而言,就是你让他多生他都不生.原因是什么很简单,一是一个小孩从生下来到上学娶妻嫁人,费用大的惊人.二是人们不在是老婆孩子热炕头,节假日外出旅游享生活占据主导地位.农村和城市的差距就在这里,这可能就是小怪骡对社会的真实感受.
这具女尸腐烂散发着刺鼻的恶味,革平常又不敢露面,四邻让腐尸味熏的哇哇直吐,革平常的几个亲戚想;总这样也不是个办法,干脆偷偷埋了算了.趁着月夜黑色几个人包住嘴脸堵住鼻孔,草草地拉出埋掉.
本来这事应该算了了,可辛晓娘家还是不意不饶,隔三差五还是过来砸骂一回,更可笑的是找不着革平常,竟拿革平常的三个儿女说事,大孩子只有八岁二的六岁最小的四岁.四五十人把他们围在中间,真象刚解放时打恶霸斗地主的情景一样,列举革平常种种罪状,那可真是字字血声声泪,可三个孩子瞪大眼睛一脸问号.喊哑了骂累了回走了,三个孩子望着走远的人群哺吃一声笑了.小怪骡在老家住了三个月,这种事隔三差五就来这么一回,小怪骡走后是否还在继续就不得而知了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