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怪骡0433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小怪骡生在山东曹县,八岁随父支边去黑龙江伊春林区,九一年受伤脑直经十公粉碎分骨折,现退休在吉林省延吉市儿家一养天年.闲来无事儿子和儿媳怕寂寞,给买电脑勾起写作兴趣,其实文化很底只是消遣时间而已,望大家多多帮助.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小怪骡3  

2006-10-09 19:28:4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7
朴实的章老汉年已五十,膝下有一双儿女.去年抓两头小猪喂养,就是为儿子结婚用的,这不都超过三百斤了.可临近儿子结婚时,突然区革委会一纸令下,《任何人婚丧嫁娶不得大办酒席,违者严惩不怠》.文化大革命时那可不是闹着玩的,谁敢不听革委会的,马上拉上台批判,甚至可以打成反革命.喂猪的饲料也没有准备,老两口范了嘀咕.“等我结完婚后看礼单挨家送点猪肉吧’’儿子提议。这主意不错就这么办.儿子结婚按照区革委会的规定,大家吃点喜糖抽根香烟喝口茶水,这婚就算结完了.事后拿出礼单一看,全屯二百多户人家,虽然是一些脸盆镜子肥皂盒,枕巾枕套小床单,还有背心裤叉尼龙袜竟一户没落。三天后请来杀猪的一块杀啦两头大肥猪.按肋条骨砍成猪肉条,让儿子拿着礼单挨家送猪肉,一眨眼工夫四半猪肉送个净光,整个山村才送一多半.没办法只得把猪头下水,猪血猪尾巴全都送了,还有四分之一的人家没见着猪毛.累了一天的一家人和杀猪的,连饭都没的吃,只得叫儿子到小卖店买鱼.肉罐头当下酒菜.
转眼过了三年,章老汉的老爸在山东老家弟弟家居住.不幸弟弟暴病身亡,老爸只得投奔章老汉而来.四五天的火车八十岁的人了,经不起折腾竟两眼一闭上了西天.人死丧事得办,区革委会不许摆酒席的号令早已失效.这丧事可马虎不得,章老汉立即去找山村里的支客人----智克.智克是全山村支客人,什么婚丧嫁娶,大事小情都离不开他.章老汉儿子结婚时,那是革委会指挥才没显着智克.章老汉走进智克屋内一看,智克头上蒙着热手巾,正哼哼呢.听了章老汉的请求,智克免强爬起来说“这人死为大,我再大的病也得帮这个忙,你先去找木匠,顺路去找做饭的.扎花的,包括做装老衣裳的.我马上就到.”章老汉从村南头跑到村北头,从村东头跑到村西头,不是脑袋疼,就是屁股疼,在不就是脚后跟疼,这可真是王八请客都不露面.这时智克正忙着往章家赶,和章老汉撞个满怀,章老汉说明都请不来的原委,智克说:“你这老头咋这不明事理,你这是喜丧,凡叫人帮工你得谢孝.’’章老汉说:“怎么个谢法,’’智克说: “你必须拿二四六元,如果有老母在就拿一三五元,给那些帮工的磕头谢孝,只有这样人家才肯帮忙.’’章老汉心里说: “我活了近五十年,还没听这么一说.’’没有办法,这人死不能挺着不埋吧.章老汉拿着钱到木匠师傅那,先跪下磕头谢孝再送上六元钱,还真好使,木匠师傅半推半就: “你看这怎么说,要不是有说道,这钱我说啥也不能要,好了我马上到.’’这时脑袋也不疼了.以此类推,这做饭的.扎花剪纸钱的.做装老衣的……一一请到.刹时间章家大院里刨木板.凿木眼声.做饭炒菜声.逢纫机吧吧声.你来我往,章家立刻热闹起来.章老汉更是蒙头转向,你要酱油他要醋,你要钉子他要木料,你要浆糊他要纸张,这说酒不够了,那喊没烟啦.咱就说这烟吧,三毛二分钱一盒的玉兰烟,刚抱回五条,这一转身的工夫就没了.晚上三个木工的夜饭,五十刃大锅竟下了满满一锅面条,一转眼就被挑走喂了别人家的肥猪了.第二天你再往这棺材上看,颗颗乒乓球大小的结眼通着天,正常这结眼必须用木塞堵上.按着智克说的这人过八十古来稀,停丧必须七天的说法,章老汉迷迷糊糊可算把老爹的丧事办完.拿来小卖店买东西的帐,还有东家盘.西家碗,南家橙.北家桌,按智克说的办丧事,使人家的东西不能白使,都得给两块钱.一算这家伙六千多块,刨除自家半辈子积攒的一千多元,拉下五千块钱的饥荒.章老汉一股急火就病倒了,他拉着儿子的手说: “儿啊都是你结婚时送猪肉惹的祸,可千万记住任落一屯,别落一人’’说完两眼一瞪大嘴一张,竟被索命小鬼帮架拉,这真是死不瞑目啊!
张法门万事不求人
8
张法门顾名思义,说明这个人干什么都有办法,不向别人求助.就拿上下班来说吧,林业工人都是采伐林木,清林打带植树造林.上山干活少则三五里多则一二十里.别人都骑自行车上下班,可张法门总是推辆手推车,比别人早走一两个小时.中午自己带饭,吃完饭就往车上装,烧材架条山野菜,有什么就装什么,实在没什么装的,就连石头沙子黑土都装,反正不空车.你看人家的小院,从房门到大道用养路沙铺路,中间高路肩底.你再往仓房里看,锄头镰刀背地镐,炉钩煤铲大钣锹,掐钩扳钩抬木杠,手锯刀锯大弯把,家用农用林用各种工具齐全.加上过日子仔细,家里小有积蓄,从来就不向别人借东西.所以养成一个坏毛病,我不借别人的,别人来借我的我一盖不借.
娄尓来人称娄二赖,是林场有名的地痞.最大爱好就是喝酒,最好的优点是不干活,最拿手的是耍嘴皮子.开支三天乐,这不一过二十号就没了分文,全场借个遍就剩下张法门了,他早就听说张法门的钱难借,今天实在是酒瘾难扛,就硬着头皮到张家去试试.张法门以钱花完为借口,推托不借也就罢了,娄二赖出门刚走到窗下,张法门就大声说: “不是没钱,没来往就是不借.’’你说娄二赖这个气呀!
人说风水轮流转,皇帝轮庄坐,马粪蛋还有发烧的时侯呢.这不,文化大革命娄二赖一顿造反批判喊口号,竟弄上个林场革命委员会主任当.也该张法门走被点,这天晚饭刚过,老婆突然急病大流血,场医没有止血药,必须到山下林业局医院就治.林场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一掛大马车,正归娄二赖管.张法门马上去找娄二赖,这娄二赖高翘二郎腿,手拿小酒杯吱地一口酒,吧地一口菜酒兴正浓,见张法门来立刻拉着非让他喝酒不可.张法门那哪有心思喝酒,把老婆大流血请娄主任派马车,送病人去区医院救治的情况一说,娄二赖听后拉起官腔说: “老张哥不是我不让你使车,当前阶级斗争这么严重,再说毛主席抓革命促生产的最新指示刚发表,这黑灯瞎火的,四匹马万一出了问题,岂不破坏抓革命促生产.’’他不说这人命关天,却说马命比人命更值钱.张法门又去找别的主任,可其他两个主任谁都不敢答应.没办法张法门只得回家跟亲友商量,大家认为只好用人往山下抬.挑选十个年青力壮的小伙子,扎了一个临时单架,轮换抬着病人顺着山路往山下赶.这条山路实际上是过去倒小背走的羊肠小道;[倒小背,六十年代山上不通公路,林场一切给养都靠人力背上山的,人们把这些送给养的叫倒小背.]经过工人在两边挖出小沟,回填到中间就算是路了.近几天又是连雨天,六十多里的山路泥泞不堪,这个艰难就甭提了.十个小伙子连滚带爬赶到区医院,已是第二天中午.你看大家全身满脸是泥,一个个象泥里捞出来的鬼孩一样.只有两个眼睛和一口白牙分清楚.张法门把老婆住院手须办完,一下瘫倒在老婆病床前: “咳,我这万事不求人,自乍自受啊!’’
与世无争仇哥为何惹众怒
9
仇哥一个老实巴交的小青年,高高的个子水蛇腰,长长的脸耷拉着眼皮.平时少言寡语,从不和任何人来往,也不好惹事生非.突然一天伐木工队来电话,说仇哥被一帮小青年打伤,让林场领导派人前去处理.那时候毛主席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,各林场经营所都接纳很多大中专毕业生,当时称他们小青年.专门给他们成立个青年队,让他们跟随伐木工队,清理采伐过的林地.拿些剩余物加工销售,用这些收入养活青年队.再把剩余的枝丫藤条權木清理出去,隔三米摞一条带,备以后造林用.
林场领导听了非常气愤,立刻派分管青年队的高场长前去处理.高场长搭车来到青年队,这是临时搭的帐篷,里面两侧搭着两个大铺,中间有铁炉取暖用,外加两个大水缸,是准备防火和供大家洗涮用.高场长一了解打仇哥的原因,这个气啊!你说因为啥,啥也不因为.这仇哥平时除了上山干活外,回到自己铺上就是看棋书,如果有人来对挛多少都不拒,没有一个赢的,任你有多少人同下一盘棋,都照输不误.跟谁都不说话,你要是上赶着跟他说话,嗯.啊.哈他两字的话都没有.更可气的是,他要是买点好吃的,不管是麻花油条,水果鱼肉罐头还是好的炒菜,他都要拿到被窝里去吃.工棚里二十多人都看他来气,这回打他的都参与了.吧掌撇子加脚踹,棍棒石子加皮带.打的仇哥从铺上滚到地上,从地上滚到铺低下,这还不肯罢休,竟把仇哥头朝下放进大水缸里,显些没被水呛死.高主任大发脾气,你说人家就这个性格关你们啥事,把这些小青年一顿臭骂.完事已是下午三点,运材车早已没有了,让四个主犯抬着仇哥,送场部医务所医治.经场领导班子商量决定,给四个主犯办无薪学习班七天,四人负责仇哥的伙食费,由仇哥负责当管教.在办学习班中,高主任也不断的开导仇哥与人交流.构通.友好.团结,说明人生存必需依靠人群,脱离人群就不能生存的道理,从此仇哥和这帮小青年溶合在一起成了好朋友.
坐车头管 “人事”
10
山鹿社是为罕大罕林业局专门提供蔬菜的单位,刚开发时没有化肥,完全靠农家肥给菜地施肥.社长专门派一名社员用一匹马车拉大粪,这个活不需壮劳力,但责任心必须强,观遍全社就时弓腰最合适.
时弓腰自知身体不如别人,赶个大粪车也算自在,尽心尽力干起了这个活计.年过二十五岁还没娶上媳妇,在那年代这是大令青年了,好心人给他出主意去外地找吧.一语惊醒梦中人,对上老家去找.说去就去,时弓腰马上借来呢子衣服,买好车票蹬上回老家的火车.
土是家乡好人是家乡亲,亲朋好友前来问长问短.时弓腰也侃得眉飞色舞,我在罕大罕林业局山鹿社工作.管哪摊呢?坐车头管人事.多大干部呢?比县团级大比段股级小.一屯人都不知道是多大干部.郝妹虽然心眼来得慢点,可人长的俊俏,一家人都觉时弓腰虽然人长得差点,可人家是比县团级大的干部,怎么也比咱们土老帽强.就这么经人一撮和亲事就成了,很快拜天地入了洞房.
回到山鹿社两人过起了平常日子,郝妹发现时弓腰上班时穿工作服,身上还有一股臭味,感到很奇怪,有一天实在憋不住了,就问时弓腰: “你当那么大的官,上班怎么不穿好衣服还满身臭气.’’时弓腰说: “你明天去看看就知道了.’’第二天郝妹跟着时弓腰来到大粪场,时弓腰指着大粪车说: “你看好了,这大粪车就是我的工作岗位,’’ “你不是说坐车头管人事吗?’’ “对啊’’说着时弓腰拿起鞭子坐在大粪车前头,大鞭子一甩说:“这不是坐车头管人屎吗?’’惹得郝妹一阵大笑,自言自语地说: “还真是坐车头管人屎.’’
元旦献礼夜战黑瞎岭.
11
黑瞎岭是山高坡陡的险恶大岭,一片原始森林,棵棵都是两人合抱的大红松.岭下都已采过伐了,林边有人在这下过狍套,套的狍子都被黑瞎子吃了,遛狍套的和黑瞎子也遭遇过,非死即伤所以称黑瞎岭 .
文革期间的元旦,中央人民广播电台,人民日报都要发表元旦社论.届时全党全国人民都要认真学习并展开大讨论.林厂的党支部书记兼场长沈保东,带领团书记工会干事来到伐木现场,参加采伐工人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,人民日报社论的大讨论.讨论中大家很很地批判了,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反动言行,赞扬当前的大好形势,表述一些大干苦干拼命干,誓死拿下黑瞎岭的豪言壮语.讨论会设在元条车的装车场[元条,一棵大树伐倒把树叉枝丫砍掉称为元条.原捷克斯罗伐克进口的柴油机车,背着四轮拖挂叫元条车].装车场周围点燃四堆煹火,把整个装车场照的通明,油锯手索带工蹬上集材车整装待发,场长站在架杆机的机车上,向采伐队工人发出新一年冬运会战开始的号令.煞时间集材机车的轰鸣声.油锯的伐木声.顺山倒的喊山声.汇成一曲夜间伐木的交响乐.四堆煹火,架杆机的大灯,集材车的灯光,树林挂满点燃用柴油侵泡过的红砖火灯,把整个黑瞎岭照的通明.隆冬的寒夜零下四十度,人们都汗流夹背,棉袄上挂满一层厚厚白霜,连胡须眉毛都是白的.场长亲自站在运材车头上指挥装车,一棵三十米长的大红松元条,索带工挂上索带随着场长的手示,轻轻被架杆机吊起拉送到运材车上方,又轻轻地放落到运材车上,三棵大红松就把运材车车轮上的减压钢板压平.第一辆运材车胜利装完,劳动场面及为壮观.在此工会干事正在编辑冬运会战快报,团支部书记组织赛诗会.赛诗会在装车场上举行,运材车的车头上就是赛诗台.党支部书记沈保东首先蹬台,一首[元旦贡献栋樑材]拉开赛诗会的序幕.
元旦贡献栋樑材
最高指示传下来,采伐工人多豪迈.
奋力夜战黑熊岭,元旦贡献栋樑材 .
青年工人紧接蹬台献诗
革命路上大步迈
林业工人战林海,斗志昂扬满胸怀.
冰冻风寒何所具,革命路上大步迈.
老工人也不示弱.
我们工人有力量
元旦社论是食粮,工人阶级有力量.
.大干苦干拼命干,国家建设献栋樑.
团支部书记一首[夜战黑熊岭]把赛诗会推向高潮.
夜战黑熊岭

子夜时,
申手指不见,
黑熊岭上取樑材,
红砖浸油把灯点,
岭上光明天.

油锯手,
技高有慧眼,
抽下闸锯拉口线,
倒向乖乖顺着山.
挥手横一片.

砍枝叉,
个个鱼眼圆.
光身雪中顺山走,
路上树根不敢拦,
摇手游山峦.

爬山虎,
更是力无边,
几棵原条顺手牵,
飞跑荡起雪花溅,
猛虎飞下山.

架杆机,
力气大无边,
成吨红松大元条,
轻轻一提就起来,
稳当坐车怀.
诗歌虽然不象诗人那样平仄压韵,但一首首纯朴,激昂向上的诗歌,表达了林业采伐工人的心声,一阵鞭炮声后,运材车起动向山下冲去.
小怪骡目睹兴安岭原始森林
12
六十年代小怪骡考上初中,刚报到学校就组织学生去十八弯林场清林劳动.午饭后小怪骡和几个同学到山林里,准备采集山野果和蘑菇,不想来到原始森林他们冒然进去,险些迷山至今难以忘怀.
兴安林海可谓广阔渤澜壮观美丽非凡.你站在山顶的瞭望塔上放眼望去一片汪洋.微风吹过绿浪翻滚,狂风袭来巨浪层叠松涛轰鸣.走在山顶的白云,尤如泛起在浪尖上的浪花,而原始森林的下面却显得格外平静.你迈步走进去如同走在软软厚厚的海棉上,地面上除了那约一米厚的树叶,连一根杂草都没有.外面阳光明媚这里却是漆黑一片,如有手电一束光柱打开来,那是缺少一棵仓天大树.越往里走你会觉得后背发凉,宁静阴森可怕.而在这看似平静的地面上,到处都留有血肉搏斗的痕迹,你看一堆堆羽毛一片片血迹,一个个凹凸不平狼迹场面,可怕的是连一奌骨头渣都没留下,这才是真正的原始森林.可现在只是遥远的回忆.
森林里的霸王之争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