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怪骡0433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小怪骡生在山东曹县,八岁随父支边去黑龙江伊春林区,九一年受伤脑直经十公粉碎分骨折,现退休在吉林省延吉市儿家一养天年.闲来无事儿子和儿媳怕寂寞,给买电脑勾起写作兴趣,其实文化很底只是消遣时间而已,望大家多多帮助.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别看穷有粉擦在脸上

2006-11-07 09:22:4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别看穷有粉擦在脸上 8
久别的老家皮包县县城,那也是有几百年的老县城了.从八岁支边到黑龙江的小怪骡已是三次回过老家.
六六年大串联来到这里一片黄土飞扬.七六年外调住进县城,人多为患还是穷的可怜.九三年回老家养伤,刚下汽车就被一个三轮截住,一问价钱三元钱,等一上车没走五步,竟加价十元.小怪骡说不坐了司机竟举手就打,对一个残疾之人他还真下得手,小怪骡一瘸一拐强行逃脱.零六年回到老家,没成想还是老样子.
在其它地方执政的官爷都在大建民宅楼,可这里平房战主导地位.你再到乡下看看,庄连庄村挨村,把个本来就贫瘠的土地都建成村庄.你走进一家民宅,砖砌围墙高高的门楼,门楼的前面彩色瓷砖,什么 “锦绣前程”的门匾,上联是 “禽满院畜满棚人丁兴旺”下联是: “粮满敦钱满匣后人流长”推开大门一面迎门墙迎入你的眼帘,{家家大门内用砖砌两两米高,一米五宽一个墙这里叫迎门墙},瓷砖镶的迎门墙更是气派,多彩瓷砖拼成:多子多福.闪过迎门墙一座高高的砖瓦大房,前出叉的房屋门脸都是彩色瓷砖贴面,{房屋房沿向前伸出两米当地称 “前出叉”}.从外观上看这家有钱,气派.可到屋里一看空空荡荡,你可别看这屋内怎样,具皮包县业内人士讲,这里就这种风俗习惯,有了房不管你有没有存钱,就有人给你的孩子提亲保媒,所以这里的人们自从生儿子开始,每年从春种到秋收,粗茶淡饭吃饱为原则,秋后算一下账留出全年的吃用,剩一百元买一百元的砖,剩二百买二百元钱的砖,一年一年的累计到够盖三间房为积数.{你随便到那个村庄,家家在墙外或院内,都有或多或少的砖存放.}多咱够了就先支起房来,届时就有人来保媒不管你的年令多大,也就说你的儿子有了娶媳妇的资本了.有的十五六就定了亲,什么晚婚晚育计划生育在这里一概不好使,有的三个儿子他还非要姑娘不可.当听到在远方的亲戚生一姑娘就不要孩子了,咳声叹气的说: “咳你说这孩子咋就不要孩子了呢?”
小怪骡听无影人士讲这样一个故事,一村庄发现这样一幕:亲哥兄弟两个,老大有五男四女九个子女,而老二却有八女一子,儿子切还是最小的.这样老大就有了资本,带领五个男儿到老二家门前,老大嘴叼过滤嘴香烟,踏拉着鞋头抱着双膀,往旁边一站.五个儿子如五个饿狼,对着他二叔大门高喊: “出来溜溜,别他妈当缩头乌龟,有种的出来比比.”你还别说老二家八个闺女还真没敢出来.要不说这里还是多子多福呢?
小怪骡也真感到叹息这里的人们,咋和中国的正常人群差这么大的悬殊呢?难道这里不归党中央领导?人家说了你是偏见,这里的领导照样向省中央升迁,不过这都是听人瞎说,小怪骡也是胡编乱写你可别当真,读者可千万记住这是在皮包县发生的事.
五八年兴修水库给农民带来的 “幸福” 9
老家皮包县是小怪骡出生的地方,五八年那是个疯狂的年代,大跃进大练钢铁兴修水利,刮共产风使皮包县有了前所未有的辉煌.小怪骡曾隐隐约约的记得;为了解决十年九旱的地理环境,皮包县政府决定兴修水利,修建几个大型水库.小怪骡出生的十五井村正在水库里,村东边搭起临时的锅灶,来自四面八方的民工席地而睡,一队队一帮帮一群群弯延伸向远方.民工挖土装筐抬扛背筐,有挑两筐的有用手推车推的,也有拉两轮车的.放眼望去如同蚂蚁搬家一眼望不到边,人们喊着号子唱着歌儿,青年突击队更是突出,他们汗水泥水混在一起个个如猛虎下山,起到先锋队的做用,水库建筑场面及其壮观.
这个地区最大的难题是烧柴,小怪骡曾清楚的记得儿时用针穿上线去一片一片的扎树叶,回家用来烧火做饭.一下涌来上万甚至于几万人,这吃饭用火就成了大问题.政俯又号召库里的农民献出自家的烧柴,最后动员卸门窗扒房屋,再到最后只剩下行理卷和锅碗朴盆了,连同农民家院内的树木一扫而光.可怜的水库农民背着行理卷,拿着锅碗朴盆离乡背井,落户到其它乡村.
小怪骡一家被政府按排到皮包县北希利敦公社马庄,界时共产风刮起,就连农家的锅碗朴盆也被充公,农民的家中凡是铁器的都要交出炼铁.人们都要到集体食堂去吃饭,所为的大锅就从这时拉开了序幕.学生都得学校集体就餐,当年的小怪骡只有八岁当然是幼儿园,刚入园时那是吃的一个字 “好”.随着时间的推移大锅饭从白面细粮,到粗茶淡饭再到清汤湖中杂草,最后竟到了难一吃饱饭,共产风如同一股十二级台风,在中华大地短短的刮了一大圈以失败而告吹.利民的水库给这里的人们带来多大好处,谁也不知道当时的政客是否由此得到升迁,也无从考查,在秋收后的支边大军中,小怪骡在商丘的火车站看到;一个遭受饥饿的农民,由于子女多被饿的竟咽咽一息,多亏政府发给给养而保住了性命.回想起来真叫人感到悲伤,这兴修水库给农民带来了什么?有谁来体会当年的库区农民的痛苦?又有谁为当年付出的农民给以补偿?现在的人们正在大似造假甚至中央都在造假,关于库区赔偿竟做出:当年迁出库区的死亡不赔偿,城镇户口不赔,有职业的不赔.其实付出的是当年迁出的库民,给他们赔偿是理所当然,即便他们不在了有他们的合法继承人来领取.可地方为了套取国家资金弄虚作假,以当年迁出的五万人为基数,需定八万人,可弄起假来十八万打不住,二十八万也怕搞不稳定.这样的赔偿中央难道是睁眼瞎?你要发展地方经济给无底的钱,难道能使那里的经发展起来?那里的官员见这钱不贪才真是傻瓜一个.我说这话不好听,不是贪官可恨是糊涂官可恨.

--日志来源于 网易社区-[原创天地版] [原创]别看穷有粉擦在脸上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