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怪骡0433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小怪骡生在山东曹县,八岁随父支边去黑龙江伊春林区,九一年受伤脑直经十公粉碎分骨折,现退休在吉林省延吉市儿家一养天年.闲来无事儿子和儿媳怕寂寞,给买电脑勾起写作兴趣,其实文化很底只是消遣时间而已,望大家多多帮助.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邵凉的死因

2006-11-12 20:15:2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 邵凉一个孤儿,在党和政府的呵护下卓壮成长,凭着人自我保护的本能,炼就了一付应付各种人物的本领.政府又送邵凉去参军,邵凉在部队给首长当通信员,也深得首长的喜爱,很快入了党.转业后自然就成为林业工人,在那职号至上的年代,有了工人这块牌子就高人一等.这不到了男大当婚的年令,就有不少媒公媒婆前来保媒说亲.还有开放的姑娘毛遂自荐,经过筛选李桃花扑进洞房结成百年.两个人恩恩爱爱生了一个大胖儿子,李桃花的表哥一走运当上了林业局长,俗话说的好:一人得道鸡犬升天,表哥一个电话就把邵凉调入林政局,当上 一个木材检查员.检查员可不是一般的工作,你别看他一班只有两个人,一个能起能起落的横在公路上的横杆,那权可大了.你想过杆下的路吗?你得看检查员的心情如何?他不让你过你就不能过,不管你违法不违法?非法不非法?那位说了我车上啥也没拉空车,我就不信你不给开杆?就这车辆要是检查员心情不好,照样扣车让你服了还得认错,要不然你就停在这好了.
   话说有个犟眼子司机叫拔犟眼,在往山外拉木材时,说起检查站那权可大了,拔犟眼就是犟跟几个司机吹大牛,我就不信就我个空车往外走,他们敢扣住车不让走?要不然等下趟我放空车看看效果?有个叫胡屁司机的说: “你看这样行不?我说个办法你放空车也跟拉木材一样不受损失.”犟眼子说: “怎么讲?”胡屁说: “咱们打个赌.”犟眼子说: “咋赌?”胡屁说: “我们装车时你就空车放过来,估计十辆车的装车是四个小时,要是我们的车赶过来你还没过去你的运费就没有了,再拿出二百五十元.要是你过去了我们10个司机来付运费,还翻一翻你看咋样?”要不说咋叫犟眼子呢?跟胡屁拉着勾对其它几个司机说: “你们可听好了,我下趟就放空车,你们输了都得出运费.”大家伸出手打一个圈三个直手指都说: “偶了.”有个小徒弟把这事报给了邵凉,并告诉事成之后有重赏.是啊空车你给扣4个小时,那就看检查员的水平了.你可别说邵凉满口答应,并伸出把掌反了五下,意思是二百五.那个小徒弟也伸出个 “偶了”的手式.
   第二天其它车辆都去了木器场去装车,犟眼子自己开车直奔检查站.到了虎头检查站一看那杆还真放着,就使劲的按啦吧,可是按了半天这杆就是不开.犟眼子就急了,跳下车就直奔那杆而去,要自己给周起来,那成想这杆的大头连着个钢丝绳,难道你还能把钢丝绳给砍断不可?毫无办法只得进检查站的屋,气势汹汹的犟眼子摔门进了检查站,邵凉一拍桌子站起来说: “你当你是谁?联合国秘书长?到这撒野出去出去.”同班的检察员胡有劲上去给推出门外,犟眼子气急败坏的说: “咋的你们这是土匪啊?我一辆空车你们截住不让走,别把我惹急了,惹急了我砸了你们的检查站.”邵凉一听不急不脑手拿出过滤嘴香烟走出门来,阴阳怪气的说: “南山我听说过豹吹虎,北山我见过虎吹豹,我咋没听说犟眼子竟敢搁我这瞎胡闹呢?”犟眼子这时气的掳胳膊网袖子,拉出打人的架式.邵凉不紧不慢的说: “小胡拿通缉令给这犟眼子看看.”犟眼子把脖子一颈说: “你拿通缉令拿八缉令与我有啥关系?”只见胡有劲进检查站屋里,在抽屉里拿出个检查站电话记事本来,翻了几页就念起来.蛇尾林业局公安局局长特令: “虎头检查站;由于你站是我市出山的最后一个检查站,任务重切责任大.我局发生一起特大交通造事案,司机姓名不详,车牌号为o北=o94147,如发现此牌照的气车,一定扣住不得有误,等待我们明前去处理.”犟眼子眼睛瞪的老大,怎么搞的我的车一直在自己家,怎么会跑到五百里地以外去做案?怎么还要在这等一天才能处理?,得得得犟眼子我算载了.犟眼子心里有底,肯定是那出了文题,你说这个悔啊?我咋这么倒霉?要知道有跟自己是同号的车,就是你打死我也不能打赌啊?真是天有不侧风云心里毁透了.犟眼子心忙意乱,坐立不安真是渡秒如年哪.
   眼看到了中午胡屁等车辆相继赶到虎头检查站,胡屁跳下车首先跑到犟眼子跟前,拍拍犟眼子的肩膀说: “口咬个臭屎蛋给你个麻花都不换,犟种一个.我们可先走了,实在不行认个错交俩徒鄙钱走吧,搁这靠啥?”是啊犟眼子咋不开壳呢?在这呆了一上午啥也没干,你说如果拉一趟活争点肃心钱有多好?犟眼子一听可也对,这一头午比一个月过的都难心,忙拉住胡屁问: “事没查完他们不放可咋办?”胡屁说: “你那小嘴是放屁的?你就不会说点好听的?都是一个局的跑了和尚还能跑了庙?句句我教你啊?”犟眼子一想还真是个理儿,赶紧跑进检查站屋里,还没等说话就被胡有劲给推出来并说: “你个嫌疑犯没看见吗?这么些车辆正常运输等着走呢?一边去.”好吗在人屋沿下不的不底头,没办法一边等着去吧.木材老客和一帮司机都办完手续,准备离开看见犟眼子蹲在旮旯,都惊讶的问: “哎,这不是犟眼子吗?今天不给我拉活怎么在这里跺着?犟眼子说: “倒霉啊?滩事了.”老客忙问: “怎么老婆跟人跑了?”犟眼子说: “那儿,你说有个跟我是同车牌号的车,在蛇尾林业局肇事逃跑,人家公安局来电话让扣车.这可咋整?”还是木材老客有头脑,听完犟眼子的话就走到邵凉前说: “邵老弟你看咱们都是一个局的,我们哥几个也跑不了,犟眼子有家有业也跑不了,再说了这几天都和我们在一起,根本就不可能跑到蛇尾林业局肇事.不过你也是正常执行公务,这么吧让犟眼子跟们走,我们共同给你看着,保证跑不了,如果出了问题拿我们哥几个试问怎么样?”邵凉说: “那可不行人家蛇尾公安局跟我要人怎么办?你们先出去我俩商量商量.”一帮人往外走刚到大路,只见邵凉直拍窗户往回直摆手,意思是让大家回来.犟眼子和大家都涌到门前,只听邵凉说: “咋的你们蛇尾公安局就这素质,你们说扣车就扣车说放就放.哎,咋的,被创的伤者提供的车牌号,让我们找伤者要赔偿损失?什么?伤者生命难保,啊,现在已是植物人.得得都植物人了我们还咋能问明白呀?”啪邵凉把电话给挂了.气急败坏地说: “你看这什么事啊?”大家都说: “到底是咋回事?”邵凉说: “你们看蛇尾林业局发生的气车肇事案,受伤着神志不清提供个假号,肇事车辆已被抓住.我跟他们说我们扣了半天车,这损失谁来赔?你说他们怎么说;让我们去找报假车牌号的伤者索赔啊?这伤者都成植物人了他能赔的起啊?”又对犟眼子说: “对不起你只有去找那个植物人去了?”还说啥啊?木材老客说: “这么地吧,老犟你是回家呢还是跟我走?我看跟我们走吧?要不然你自己再想不开,出个啥事的不好.”是啊还说啥?你说这种倒霉的事咋就让我摊上了,自己解劝自己吧,就算自己丢钱了.就邵凉头脑这个机灵,你说在检查员这个岗位卡油勒钱,那不是裤兜里抓蛤蚂手掐把拿.至于能卡多少油?一个班能收多少钱?谁也没探讨过,不过至于他的死会能给人们提供一点信息.
   要不说人是龙的犯罪都理直气壮,是熊你偷钱都褪肚子转筋.你说邵凉上班把个起落的杆,有人恭恭敬敬地向你送钱,多萧洒可他的心里总是不托底,你说这现在的警车也是的,你出门抓人也好不抓人也罢,吱哇乱叫.那有那么多的犯人让你抓?每次都让你叫的心慌.这心一慌就闹的慌,闹的慌就用烟镇静,用酒消慌.这么跟您说吧,一天一夜四斤白酒,两条红梅香烟,一小碗大酱一棵大葱,啥都不用,有车来就办办,没有就是喝酒抽烟肯大葱望天棚.
有一天夜里闲班在家好不容易进入梦香,突然一阵急促的警车叫声把邵凉惊醒,并切越来越近越近越怕,那心简直就要跳到嗓子眼上.邵凉就觉得心难受本能的拔拉一下爱人,爱人见邵凉已经说不出话来,赶快找来几粒救心丸揌进嘴里,可是为时已晚,邵凉带着遗憾带着揪心,带着害怕带着担心,也带着不劳而获的罪过,踏上了阴朝地俯的不归路.真可惜享年只有三十五岁,孩子还只有十三岁,就是你弄个十几万几十万,能保你的孩子荣华富贵一辈子?你的小媳妇能守着贞洁的名分不嫁?咳,都化做烟云让它高飞吧.
要不说知夫莫过妻子心,李桃花是最知邵凉的心的,每当一个班回来邵凉用那颤抖的双手,左兜掏出一把钱,右兜掏出一把钱,上兜掏出一把钱下兜掏出一把钱时,邵凉的心都在颤抖.送走了邵凉李桃花陷入了沉思,如果不是我和邵凉结合?如果我没有个当局长的表哥?如果不把邵凉调进林政科?如果不把邵凉按排到检查站?……咳,现再啥如果都无所谓了,孤雁也得面对现实吧.

--日志来源于 网易社区-[原创天地版] [原创]邵凉的死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