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怪骡0433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小怪骡生在山东曹县,八岁随父支边去黑龙江伊春林区,九一年受伤脑直经十公粉碎分骨折,现退休在吉林省延吉市儿家一养天年.闲来无事儿子和儿媳怕寂寞,给买电脑勾起写作兴趣,其实文化很底只是消遣时间而已,望大家多多帮助.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再快的刀也削不了自己的把

2006-11-12 20:12:3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再快的刀也削不了自己的把 14
要说诈庄肖自把那是农村管事的,你看他白白的脸庞浓浓的眉毛,一身中山装却显得那么得体,走起路来快慢有度,急事小跑一样,无事迈着四方步显的悠闲.
虽然是个贫困地区可十里八乡婚丧嫁娶还得正常进行,不管你是村官和是乡官,也不管你是平民百姓,还是富豪家庭,生老病死难免,娶妻嫁女生儿育女正常.古话说一家有事大家帮办,不管是富余的城市,还是贫穷的山弯,都必须有支客人来办.在这个贫穷的地方就叫管事的,肖自把这个管事的那可不只是管婚丧嫁娶,这么跟您说吧,夫妻打架邻里纠纷,儿子不养老妻子虐待丈夫,小鸡挠菜园子,老母猪拱翻锅帘子,没有管不到事的没有管不了的事.那可是再大的纠纷,再不讲里的泼妇,再恶霸顽徒都管的服服帖帖.真是顺有顺的方法,恶有恶的高招,对那些不讲理的恶徒他敢举手就打,张口就骂竟没有一位胆大妄为敢还嘴的,更没有一个敢还手的.
邻村的村官张盖天认为天是老大,他是老二做事横行霸道,是当地一霸.肖自把的妹妹下嫁到这个村,妹夫正是张盖天的亲弟张盖地.这个地方两口子打架,不管你有没有理谁家霸道谁就是理,娘家横的带来一队人马,大打出手谁胜了谁就对,败的就得拿上四盒礼,八大件{煎炒蒸炸四样}去胜方赔礼道歉.这不肖自把的妹妹哭着回娘家,诉说张盖地仗着哥哥的霸道,非要打死肖家几口不可.肖自把说: “还反天了,妹妹别哭为哥给你撑腰.”这时全村的人都听说肖自把的妹妹受气那还了得,个个手拿锄头扁担粪叉涌向肖家.肖自把把大家拦住说: “众老少爷门各位好乡亲,大家的心意我都领了,我先谢谢大家.此是肖家的事肖家能解决,咱庄谁也不用去,我只带憨狗去就成.”
话说憨狗长的憨头憨脑有把好力气,八岁那年有个耍大锤的路过本庄,耍了一阵收场时憨狗过去要拿大锤玩玩,可八岁的孩子能有多大力气,用尽吃奶的劲连窝都没挪动.非要拜师学艺不可,缠的耍大锤的没办法戏说: “小兄弟不是我不收你是你没功底.”憨狗说: “什么功底?”耍大锤的说: “就是你必须自己先练练拳脚.”憨狗说: “咋个练法?”耍大锤的说: “你看见没有,这棵大柳树有水桶粗,你就拿这柳树练拳脚.你每天早起先用拳击打树身,然后再用脚踢击树根,什么时候把树踢倒,我就收你为徒.”你说这不是瞎掰吗?谁能信这种屁话,可偏偏憨狗就信以为真,从那天开始每天天不亮就练拳脚.人们都说这憨狗傻整个缺心眼,可憨狗根本不听那个,爹娘骂小伙伴吐,啥也不好使就是拳击脚踢柳树.小小拳头破了鲜血直流,脚踢破了血和袜子粘在一起全然不顾.随着年令长大也不知怎地柳树年年发绿可不见长,到了十四岁柳树竟被憨狗拳打脚踢死了,到十九岁竟把这棵柳树果真踢倒了.对这些庄里的人看惯了根本不在意,可肖自把心里有数.大声喊道: “憨狗来了没有?”只听人群里憨声憨气的回答: “来了.”肖自把说: “走咱爷们去走一遭,敢去不?”憨狗说: “有啥不敢的.”肖自把说: “走,带着庄前的大石滚.”全庄的人都瞪大眼睛: “什么带石滚?就庄前的大石滚?好家伙一米八长,粗直经八十公分,就你俩带着大石滚,天大的笑话.”不约而同的大家都跟到庄前,憨狗问: “是抗着还是踢着走?”大家更惊奇了: “怎么还踢着走?”肖自把说: “就踢着走.”只见憨狗跟玩足球似的轻松地踢起若大个石滚,连正常人都撵不上,肖自把在后面手拿过滤嘴香烟,踏着拖鞋显得那样轻松.这里人多为患,庄与庄之间离的很近,两代烟的工夫就到了.张盖地住的庄叫霸庄,都是以张盖天为荣,今天为弟媳打仗跑回娘家,知道不是善茬已做好充分准备,准备和肖家决一雌雄,并切派出侦察人员探明情况.哥张盖天稳坐堂屋正位,张盖地手拿锋利扎枪,庄里的壮劳力都拿家什,准备大干一场.庄探来报: “报庄主那肖家来了.”张盖天问: “带多少人来?”庄探说: “只带一个”张盖天瞪大眼睛说: “什么就带一人?”庄探说: “还踢来一个石滚.”张盖天吃惊的说: “啊,还踢来个石滚.”张盖天知道叫石滚就小不了,他们不用马不用牛用人踢来?这人的工夫可见了得,为了弟弟两口子打架伤了本庄人的性命,那也是罪过还是好汉不吃眼前亏,退一步完事大吉吧.张盖天立刻传令下去: “所有无关人员立刻收起武器撤退,该干啥干啥去我也日本人撤退 “撒游那拉”.至于老弟你赶快藏好扎枪,笑对你的大舅哥好自为之吧.”张盖地急的直跺脚: “大哥你你不能撒手不管.”张盖天说: “我怎能因为你搭上咱庄上人的性命.”张盖地说: “那我咋办?”张盖天说: “好汉不吃眼前亏说点好听的,记住打不还手骂不还口.”张盖地无耐的说: “那只能这样了.”
说话间憨狗踢着石滚早到张盖地的门前,术话说的好有钱的人家门坎高,这里的张盖地虽说不是富户,可沾当村长哥哥的光那也是很气派,门坎也是高规格的.谁知再高的门坎也没有石滚高,只听憨狗大喝: “有喘气的没有?滚出来.”院里的张盖地捎应慢了些,憨狗一脚踢去,好吗大石滚竟把个大门楼创个窟窿,险些把里面的迎门墙也滚倒.张盖地急忙跑出来,只见憨狗高熬的扬起头如到了无人境地.肖自把迈着四方步跨到前面,张盖地急忙迎了上去: “大哥来了快快屋里坐.”肖自把一句话没说等到张盖地到跟前,一把掌扇过去竟把张盖地打个趔切.这小子不敢待慢立刻双腿跪下磕头挫揖: “大哥我错了,再也不敢了.”真是一鸟进林百鸟压音,全庄一个人影都没有.肖自把还觉的没出气说: “去把你的哥哥和你们本家爷们找来.”张盖地说: “都忙去了没在庄上.”肖自把刚刚举起手来,张盖地急忙爬起来: “我去我去”一溜烟的跑了出去.
过了好长时间张盖天张盖地带领本家长辈,热情洋溢的赶来,老远张盖天就伸出热情之手说: “哎,大哥来了.”又对身边的弟弟张盖地说: “你看大哥来你咋不早说呢,就是会不开迎接大哥是大事.”又对弟弟张盖地说: “快让会计准备酒饭,我给大哥陪酒压惊.”你看不是横的怕愣的,愣的怕不要命的,这场家庭纠纷在一片推杯换盏中自消自孽.
有了这样的创举肖自把名声大震,四里八乡的都传递这样一个信息,你在家受虐待邻里打架,婆媳不和儿不养老,村干部乡民政还有治安员全免,你就找肖自把.这不离肖家庄有百里之遥的嘎古庄,住着个叫嘎驴的人称嘎驴子,人常说驴脾气但凡沾驴那是不好管的人.和嘎驴承包地界打界的韩小扣,真应了他的名子,为人处事总扣扣叟嗖,底着跟老二算账的脑袋,做梦都想沾别人的便宜.分好的地边别人家是今年往左翻,明年往右翻谁也不吃亏.韩小扣则不然就是人们常说的属犁碗子的,光往里翻不往外翻,那年春种都是打四邻,再加上和嘎驴相邻都打了十几年了,始终没根本解决问题.这不两家打的不可开交,老少三辈齐上阵打的头破血流,村里乡上都出过面楞是止不了明年还打.乡长直挠头听说肖自把最能解决问题,派专人开着农家三轮车前来接驾.肖自把一听觉得不把握,怕自己去了震不住,为了马到成功还得带上憨狗.让人叫上憨狗自己也换上一身新衣服,坐上三轮车直奔嘎古庄.一进嘎古庄村民知道是请来的高手,都涌到庄的场院{农民谷麦脱粒场所}非要看看憨狗的手段.憨狗也不怯场见场边有石磨,用手扣住磨缝轻轻把手指伸进去,往上一掀竟把石磨上扇扣起,往磨盘外一推把个磨的上扇掀翻在地,再把磨盘上扇放到脚面上,只往磨盘上一踢把个磨盘上扇又踢上磨盘,严丝合缝地扣回原样,在场的人目瞪口呆.庄里的村长赶紧上前握住肖自把的手: “肖大哥你可来了,这两人的地边你可给好好断一下.”肖自把说: “上地吧.”村长叫上嘎驴子和韩小扣,还有爱看热闹的村民浩浩荡荡的直奔大地.到了地里大家一目了然,你看别人家的地边是四楞四角,可韩小扣的地歪歪斜斜,可有一点都往别人家斜,要说什么事都怕众目睽睽,肖自把把韩小扣叫到地边问: “这地边是你吃人家还是人家吃你?”韩小扣说: “这不是嘎驴子吃我吗?”肖自把对大家说: “大家看咱们可不能瞪着眼睛说瞎话.”大家都一口同声的说: “是韩小扣吃嘎驴子的地边.”肖自把说: “韩小扣你还有啥说的?”要不说什么事都在大众眼皮底下,你的嘴再硬也不能不认错.韩小扣红着脸说: “是我啃地边了.”肖自把说: “你大点声给大家认个错.”韩小扣只的大声说: “老少爷们我啃别人的地边,我认错再也不敢了.”嘎驴子说: “韩小扣那嘴都说多少回了,过后还那样.”肖自把对韩小扣说: “是吗?”韩小扣说: “是,不是.”肖自把对憨狗说: “给他点记性.”憨狗一点头走到韩小扣跟前带着风声一耳光下去,眼见着那张脸象电视森林里的蘑菇,快镜头播放蹭蹭地长.憨狗说: “我看脸有些偏,要不要给正正?”韩小扣立刻跪倒在憨狗脚下: “我的亲爹不用了,你可饶了我吧.”肖自把说: “饶可以,再啃地边怎么办?”韩小扣说: “没有下次.”肖自把说: “好大家都听好了,如有下次可不这样了,四边的地主谁被侵地边,只要到咱庄上说一声,保正好使.”回头跟村长说: “有事吱一声,谁敢惹事我给他个难看.”村长说: “饭菜准备好了,咱喝两盅.” “你看让你破费了不是?”在客套之中走进村办公喝酒就不提了.你还别说就憨狗这一巴掌竟打出个平安庄来,从这一后但凡发生了纠纷,村长出面按照肖自把的方法当众公断,有谁不服的只要说那我去叫肖自把,闹事的总是说: “得得我认了.”惹事的还真少了,几年过去竟个全县文明村.
辣子庄有个辣妹子,憨厚庄有个憨哥,两人经媒婆介绍很快就结了婚.辣妹子的老娘老辣子,十里八庄出了名,那可真是利害打东家骂西家,从庄上打到乡里又从乡打到县,各级民政及政府领导那是无可奈何,你说她就胡绞蛮缠还不犯大法,谁见了都头疼.
这小两口过日子那有舌头不碰牙的?再加上在娘胎里就受打街骂娘的熏陶的辣妹子,出言不逊就骂人,伸手就打真伤人.闹的公婆泪流满面憨哥是鼻青脸肿.一家人鸡犬不宁,左邻右舍叫苦不迭,那可真是腰里憋个扁担横逛.把憨哥气急了捞过辣妹打一顿,辣妹跑回娘家老辣子一听那还了得,带上几个人恶气冲天的赶到憨家,也不问青红皂白一顿暴打,憨家大院一片狼迹,憨哥鼻青脸肿老爹娘也被打翻在地,憨哥抱住爹娘嚎滔大哭: “爹呀,这那是娶个媳妇,这不娶家个饿狼加祖祖吗?”老爹对着天空喊: “苍天啊,我老憨头上辈做了什么孽这样惩罚我?”憨哥说: “爹呀这媳咱不能再要了,到不如离婚算了.”辣妹子一听离婚跳到憨哥跟前,上去就拧住耳朵大喝: “你敢?”好吗这主就要欺你一辈子.一家正在悲伤中,憨哥的表嫂来办事见状说: “我给你出个嗖主意,听说诈庄有个肖自把,管这种泼妇小菜一碟.”憨哥说: “人家能来吗?”表嫂说: “那肖自把仗义着呢,准来.”憨哥爹娘商量也只能这么办,辣妹子俩膀一抱颈着脑袋,脚还点着地傲慢的说: “咳,还找肖自把,我看就是肖百把也没有用,肖自把肖子把他自己的把还不知谁来削呢?”辣妹子虽然这样说,她觉的还是早做准备为好,主意一定赶快跑回娘家搬救兵去了.
话说这憨哥一打听,感情肖自把的诈庄离憨厚庄有三十里路,也找个农用三轮车,怕请不来把老爹也带上.你说肖自把也是的,没人给你开支,也不是政府指派,即得罪人又费神还没工资,你说你图个啥?成天这家断家乱那家解纠纷,还真忙的不易乐呼.那可是个大忙人,你看这不就是去晚了一步,早被人接走去解决妯里不和了,没办法爷俩只能等了.工夫不负有心人吃完中午饭,两点多肖自把真回了.饿着肚子的憨哥爷俩,还有司机眼巴巴的就没离开过肖家的大门.一看肖自把回来那可是喜出望外,还没进门就把肖自把堵住,憨哥的老爸哭诉着求救,还能说什么呢?那就去吧.肖自把还是有心机的,对这样的泼妇你的想想;如果她真带来一帮亡命徒?如果她耍起泼辣来?你都得想到不是,要不然不单平不了事,那我老肖的脸可就丢大了.想到这肖自把对憨哥爷俩说: “你先等一下,我去去就来.”你说怎么着?肖自把让憨狗砍了一棵扬树,约五米多长根部碗口粗,一般人肩扛都费点事,可在憨狗这一个人跟玩小棍棒一样.跟憨狗交代清楚,我专打那老辣子,你逼住她带来的,不用棍打,你就横着棍棒都给我压倒就行.交代清楚三轮车拉他们就直奔憨厚庄,还没到庄上就看见一帮人,手拿着农具当武器单等他们到来.肖自把说: “擒贼先擒王,咱离她们十米远停车,司机师傅你把车横过来,憨狗在车前把扬树竿横在腰中,有人冲过来你就用扬树竿横扫,记住只把人划倒别伤太重.我和憨哥爷仨在车里边,如果是辣妹子和老辣子就放过来.”憨狗说: “明白.”果真如肖自把所料,在憨厚庄外站一大群手持农具的人,横眉冷对气势汹汹.司机约摸有十米远把车往左一把舵,再急忙往右转一下把车横在路中,憨狗跳到车外顺手把扬树竿横在腰中.老辣子寻思又象听说的那样,踢来个石滚早就做了按排,让二十个年青的围住憨狗,三十个打肖自把和憨哥爷门,还不稳操胜卷.谁知憨狗手横一棵扬树挡在路中,原来都说的好好的,也不知怎地这群人耳闻憨狗,一巴掌就能使人的脸发面似的长,都往后退缩.一见这种情况老辣子也具怕三分,你说这大话都说了,为我姑娘的事我不出头谁出头?想到这一步迈到队前,伸手一指肖自把说: “你就是爱管闲事的肖自把?”肖自把笑笑说: “在下正是.”老辣子说: “就凭你的憨狗?”肖自把说: “非也,我想何不和平解决?”老辣子说: “怎么个和平解决?”肖自把说: “你看你带来那么多的人,就是打起来你不一定沾便宜,倒不如咱们坐在一起,你们娘俩和憨哥爷俩都明说说,我给看看是谁的错,怎么样有这个胆量吗?”老辣子一想可也对,我带来五六十人,难道你敢在着众目睽睽之下打我不成?在说了我带来五六十人都见我挨打不管?老辣子把头一扬跟本帮人说: “我过去如果他们敢动手打我,你们冲过去跟他们拼了,我就不信我们五六十人就比不上他憨狗一个人?”说吧自己钻过憨狗的树竿,来到肖自把的跟前,谁知肖自把还没等老辣子站稳,肖自把一耳光扇过去,还没等老辣子张开口,回手用手背又抽回去,打的老辣子两眼直冒金星.肖自把这着也真够狠毒的,按他的说法就是,治不讲理的就得用不讲理的办.那边辣妹子见老娘被打,发疯的喊: “冲上去给我老娘报仇.”那憨狗大喝一声: “狗日的我看你们谁敢来?我打折他的狗腿.”说吧向前跨上一步,右手握住树竿向腰后一拽,左手掐住树竿往前一推,向人群横扫过去二三十人被扫倒.后面见状自然地向后退步,辣妹子爬起来象疯子一样跳起来,憨狗用扬木竿的大头一抡就把她打翻在地,大声喝道: “再敢向前一步,我让你腰子出壳一辈子站不起来,你信不?”那边老辣子那平常挺能打,挺能挠人耍起赖来人人头痛,今天也不知咋地了,让肖自把来回抽四个嘴吧震住了.肖自把清清嗓子说: “诸位乡亲们我肖自把向来是公证解决问题,要公证必须把啥事都摆到桌面上,今天咱这么地,先让辣妹子说说你们因为啥打架,要是辣妹子对我打憨哥四个嘴巴.后让憨哥说因为啥打辣妹子,要是憨哥是对的我就打辣妹子四个嘴巴.大家说合理不?”你说娘家人都异口同声的说: “合理.”你看又反了不是?本来四五十人来打理来了,这回被人家牵着鼻子走,还讲啥呀都顺拐了.老辣子心里明白说啥理啊?自己的闺女自己还不知道?今天就算我裁了,一面揉着脸一面厚着脸皮说: “行了肖大哥我服了,都说你是个人物今天一见果不其然.我老辣子象来以不讲理臭名远扬,这回我遇高人了,啥也别说了我在这里认错了.都是我教女不严,我在这里代表我那不讲理的闺女向憨家认错,又对亲家老憨头说: “亲家都是我教女无方让你跟着吃苦,你大人有大量饶了我们娘俩吧?”老憨头也感动了抓住老辣子的手说: “亲家我也有不周的地方,居家过日子那有舌头不碰牙的?都让一让人都常说退一步海阔天空吗?”老辣子带来的打手一听都味了,感情人家是好亲家,我们这不是来装犊子吗?让人家给抡个大跟头,这谁跟谁啊?有人说: “人家是好亲家我们这不是找骂吗?还站在干啥人没丢够啊?”肖自把说: “大家听我说,人离开人难以生存,就是说人只有在人群里才能生存.人多的地方还有很多是是非非,大家都让一步和气生财吗?如果遇到象今天的事,您来找我保正公正透明解决.整吧肖自把还做上广告了.
肖自把解决家庭纠纷一没工资,二没奖励,三没人指派,可是总是忙的不可开交.一家又一家,一件又一件,一天又一天,一年又一年,经他断的家庭纠不计其数,那可是管起事来真是干净利落.就这管事一管就是七十年,咳,随着年令增长,腿脚不灵了耳朵也背了,肖自把也不得不退出这管事的大舞台.
你说这世间的事都那么凑巧,也那么不协调.人都说好有好报恶有恶报,可是到肖自把这咋就不好使了呢?你说肖自把的三个儿媳妇,都是管事管出来的好 “儿媳”.咱先说说大儿媳吧?大家可记得?张盖天兄弟,当年肖自把给他们那个难看就不提了.随着日月的推移这少辈就长大成人了,你说肖自大的大儿子肖窝火和张盖天的女儿张刁蝉,从小学到中学同学加青梅竹马,也算自由恋爱现在孩子都十多岁了.要不有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之说呢?怎么个报法咱先不说,先卖个关子.
咱再说说肖自把的二儿肖窝心和韩小扣的姑娘韩巧凤结了婚,孩子也已六岁.肖自把的三儿肖窝囊正娶辣妹子的女儿做妻孩子也三岁.你说这三个妯娌到一块,都有当年父母受辱的经历,一说话就是老辈受公爹欺害之苦.在肖自把身体硬郎时,妯三也就是背后说说,可肖自把不管事了,啥活也干不了了,你得吃儿子的饭了,这妯三可就明干了.人都说一个儿子好说跟谁也攀比不上,这三个儿就有说头了,大儿媳张刁蝉手掐小腰,亮着大嗓门高喊: “窝心巧凤,窝囊辣妹都给我出来,开个专门养爹讨论会.”你还别说会议主题还真明确,六人都到齐后张刁妹说: “今天咱们就好好商量一下老爹的问题,你说他身体健康时东跑西颠,不务正业东家管闲事喝西家喝小酒,也没给咱留下什么财富,只留下冤家那咱们也不能不孝不是?我看这么着三个闺女每人一月一百元,养老还是男儿咱哥仨每家一个月,先从我家开始大家看怎样?”巧凤和辣妹当然乐意一至通过,你想一个人一个月三百伙食费,这在那贫困地区那是百元就足够了,赚着钱还落个孝心之名何乐而不为呢?大儿窝火二儿窝心三儿窝囊又都是掌不起舵的人,这会开不开都一样那就磨道驴听呵吧.光听不行张刁妹还分好任务;老大肖窝火去通知大妹让按月交钱,老二肖窝心去同知二妹让按月交钱,老三肖窝囊去通知三妹让按月交钱.三个姑娘一听也罢只要嫂子对老爸好,拿一百就拿一百,可别让仨哥哥做难.
要说轮到谁家谁就沾便宜,象这样你该好好伺候老爹不就成了,可这三个儿媳一想起老爹让肖自把给整地那个惨,{她们不想她爹做的对不对.}气就不打一处来给吃饭没好气,一边敲打锅沿和饭盆一边递嘎哒话: “吃吧,噻饱了好去管闲事,管好了有好酒好菜,吃这下眼子饭多难咽?”咳,啥都别说了管闲事有啥罪?主持正义又有啥错?肖自把这个悔啊?你说也是当初我咋就不好好教育好儿子呢?管闲事管闲事误了自己的事,好了别人的事.现在啥也别说了,后悔药上那买去?再说了肖自把又那受过如此的翻白眼,干脆自己起火单过得了,三个儿媳一听都说: “这可不是我们不养老啊?一天三餐小菜吃着小酒喝着,这老头烧的不知姓啥了,即然有福你不享那可不愿我们了.尽管肖自把一分不要三儿的养老费,全由三个女儿承担.在一个庄住着总是要碰面的,仨儿媳一碰面不管是那个儿媳,除了吐就是指桑骂槐,指鸡骂狗你说你也不能检骂吧?肖自把也不能让儿去离婚吧,真是没办法只得去三个姑娘家去住.三儿媳如愿以偿,乐喝喝的把肖自把的房产卖掉,三一三十一悄悄无声.
老人常说:再锋利的刀也削不了自己的把,看来这肖自把就真正说明这个真理.切记自己的刀削不了自己的把.

--日志来源于 网易社区-[原创天地版] [原创]再快的刀也削不了自己的把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